短篇小说:第四章 看到‘老乡’(妖后)日记
分类:作家专区

摘要: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为了能保护自己。熙羽和白翩翩决定了要学法术去找尹乔时他居然说王子,公主,你们两位已经很厉害了,如果忘了怎么使用法术,你们可以去书院。对了,你们两位是不是该继位了。王他已经很久不问事情 ...

图片 1

图片 2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为了能保护自己。熙羽和白翩翩决定了要学法术去找尹乔时他居然说“王子,公主,你们两位已经很厉害了,如果忘了怎么使用法术,你们可以去书院。对了,你们两位是不是该继位了。王他已经很久不问事情了。妖后也去世了,狐族的事情可以让公主来管理。妖王的位子就由王子来继位…公主,王子,臣还没说完呢…”

图片来自网络

第一次见成轩之时我对他的印象就极不好,那时他坐在四人抬着的轿子里面,后面整整齐齐地跟着两排小斯,我还以为是哪家出嫁的姑娘路过,正探出头来想着看下热闹,轿子里面就传出慵懒的声音。

听到后面的熙羽和白翩翩自动闪人了。俩人慢悠悠的走到了藏书阁,进去后东翻翻西找找的。发现一些书记载着如何提升法力,如何使用法力。因为这俩个是学霸记忆能力强所以很快的就记住了。提升法力最快方法就是吸收比自己底一级的妖怪的修行,但是这个方法被禁止了,因为有些残忍。白翩翩记住那些之后,超无聊的瞎转了转,发现有本书的字居然是简体字,她拿下来看了下似乎是本日记。

【妖会在夜里游走 会哭泣但没有心】

一行人停下脚步,有下人殷勤地跑上前去掀开了青色的骄帘,动作很是麻利熟练。里面竟直走出一个活生生的男子,着实让我的下巴狠狠地摔在地上。

xx年xx月x日

-1-

下轿时令一个小斯稳稳地跪在地上让他踩着,唯恐伤他一分一毫。他四处张望了一下,不耐烦的遣散了前来送行的小斯,信步走进了离我不远的竹楼。

来这边很久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没有存在的表现,为了让我知道自己是真实存在的。我决定开始写日记了。

我叫寂夜,活了三百年。

他这样的人我在凡间的那些个话本里也是见过的,都是些个纨绔子弟,凭借着家中富裕就目无王法,欺压百姓。话本的故事里这样的人到最后没几个有好结果。

xx年xx月x日

容颜依旧如少女般鲜活,我是这样,因为我是一只妖。

那竹楼是前几日刚来了一伙人给盖好的,为了盖这竹楼砍倒了不少未成精的树木。

在这边生活了几个月,已经很习惯这里了,不知道在那边的弟弟妹妹怎么样了,会不会因为我在那边的死而伤心?

食过不少人心,

伯克曾和我说,人心险恶,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一直以来让我远离些。我却因此越发好奇,区区人类怎么可能斗的过妖,这下遇见了,可要好好试他一试。

xx年xx月x日

游走在城市之中,埋藏在人类之中,

我是这片树林里的一棵桃树,名唤妖妖,本来桃树是要修炼千年才能幻化出人行的,我的命甚好竟然误打误撞扎根在山中的水源之上,若是赶在了旱季就会有许多百姓上山前来供奉,我也跟着沾了不少的光,才五百年就化成了人形。

我在这边的身份是狐王的女儿,为了狐族的安危,狐王让我嫁给妖王,呵呵,到头来还是这个结局。

麻木且空洞的活着。

只可惜当前的法力还比较弱,只有在夜间才能活动。我又在林中过得颇为寂寞,偶然遇见了他,像是得了救命稻草般,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xx年xx月x日

-2-

我的本体离竹楼不远,只有十余步的距离,可以清楚的看见成轩的一举一动。

本来以为嫁过来不好,翩若对我很好,结果我爱上了翩若。我真的很幸福丫。能有翩若这个好男人对我这么好。

我见过不少人心,

这小子先是翻腾出一堆的书来,那数量比我这几百年来看的话本还要多。他拿起一本书来瞟了几眼又皱了几下眉头,嗖的一下就把书给撇出去了,接下来的几本也都是同样的待遇,没多大会功夫他竟翻完了所有的书。

xx年xx月x日

那种令人作呕的不在少数,

这树林中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人,能够用来打发时间的就是伯克给我带来的话本,看着他在屋内左右的翻腾,坐立难安的样子倒是比看话本有趣多了,不知不觉中天色就暗了下来,我心中大喜,这下可以好好地作弄他一下了。

我有孩子了,可是我高兴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了,难道这事情和狐王有关系。

我是妖,却挑选最炙热,最鲜红的心,

太阳才刚落下,他就心安理得地回屋睡了,这状态着实和养头猪相差不多。我隐了身,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他正睡的熟,睡前竟忘记了熄烛火,跳动的烛火映在俊美的面庞上,恍惚间自己竟看的入了神,脑海里只浮现出话本中的一句“颓颓然如玉山之倾”。

xx年xx月x日

我穿梭在人类之中,

话说如此的脸庞怎么会是邪恶的呢?倒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了。难不成伯克是骗我的?

今天来了一个叫幽谷仙人的,他说我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这两个孩子出生会危及天下。于是就有人陆陆续续的来想要杀了我的孩子,也有人想夺走我,因为得到孩子,神魔妖三界就到手了。

感受一颗一颗跳动,

初次和人类接触,心里有些微微不安,这一夜也没敢过近的接触,只是和他上演了一出抢被子大战,蹲在床脚使劲的拉他的被子,每次他感受到寒意就会拼命地往回拉扯着,如此往复,在我的坚守之下第二日我便听见了他连连得喷嚏声。我暗自揣测,原来人类也不过如此,怎么能与我们妖相提并论?

xx年xx月x日

遇见了最炙热,最鲜红的那颗。

又是一日过去,我见他不过是普通的人类也没有什么本事,就计划着今夜定要吓他一吓。许是前日被我弄的染了风寒,今夜竟睡的更早,我用着羽毛在他的鼻子上轻轻地画圈圈,他却只是打了几个喷嚏。我觉得很是丢脸,一怒之下用手堵住他的口鼻,三秒以后他猛地惊醒,一脸茫然地望着早就已经笑得岔了气的我。

这几天就是我的预产期了,我的不安越来越重了,我怕我等不到孩子长大了。我对翩若说了,孩子出生,女的叫白翩翩,翩若说男的就要叫熙羽。我听了有些难过。翩若,如果我真的不在了,你要好好的。

-3-

我只顾着笑他萌蠢的样子,竟忘记了隐身,带我回过神来时他正望着我,我忙想要弄些法术吓吓他。没想到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臂,猛地将我拉回,撞了个满怀。这是调戏不成反被调戏吗?我被他抱在怀中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我可爱的孩子,如果我真的不在了,记得替妈妈照顾好你们的爸爸。别和狐王扯上关系。宝贝…

我紧跟在他的身后,

“神仙姐姐,你是神仙姐姐吧?我不是在作梦吧”他眉毛轻挑,露出一脸兴奋的笑容

白翩翩把日记拿给熙羽看“白羽,应该也是我们的‘老乡’”熙羽点点头。

他穿着白色格子衬衫,背影挺拔。

我趁机挣脱他的双手,转了个身道“你睡蒙了,我可不是神仙!我是一只妖怪!”

我喜欢他、的心。

“哈哈,你?妖怪?”

他叹了口气,走进了公司的大楼。

“你瞧不起我?哼!狗眼看妖低。”我第一次出现在人类面前出现,身份竟然遭到质疑,着实太给妖丢脸了。

-4-

他看了看我,犹豫地出声“我这真的不是做梦,哈哈”他边笑边掐向自己的脸,疼的倒吸一口凉气。”没来得及顾及疼痛他又接着问到“神仙姐姐,不知如何称呼呢?”

他似乎是看见了我,回头,

我默默扶额,果然人和妖之间是纯在沟通障碍的,他是完全听不懂妖怪的话吗?

正好注视到我那双没有神采的眼睛,

“我叫妖妖,妖怪的妖”我一字一顿,说的铿锵有力,极力地想要谁服他我是一只妖怪的事实。

“你?”

成轩挠挠脑袋,满脸无辜“哪有长的这么漂亮的妖怪?”

我,我怎么了?

一听漂亮二字我心中大喜,他这话说的深得我心,看来她还是很有眼光的。

“我没有见过你。”他说,

本是疲倦的他,被我这一折腾顿时精神抖擞,他来山中已有两日了,两日以来没有和什么人说过话,而我也基本是一个人,所以两个甚是“饥渴”的人,相见恨晚,竟聊了一整夜。

我沉默良久,

成轩是成府的小少爷,成府又是整个洛阳城中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家中靠着经商赚了不少钱,虽然家大业大,富甲一方,家中却没有一个人步入仕途,做起生意来难免有些牵绊。

“我也是。”

而成家有两个儿子,本该是继承家业的大儿子叫成远,是个一心只想修仙问道,不理俗世的家伙。所以成老爷便将满心的希望寄托在小儿子成轩身上。这成轩自小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又怎么会是肯安心读书考取功名的主?以家中人多吵杂为借口就跑到这深山里来寻清静了。

可是,

我信步走到成轩的书案前,看着书案上的书,都是些个《大学》《论语》《诗经》读起来晦涩难懂,心里瞬间对他充满同情,怪不得他看不进去,真是为难他了。

我想要你的心!

“他们每天都逼我看这些,简直烦死了”成轩从我后面探出头来,看着满案的书,无奈地说

-5-

“看这个哪能考上功名?”我撇嘴

我一步一步靠近他,面容的冷峻可想而知,

“你有好的办法?”

可是他从愁容不展的面容到慢慢的释然,

“那是!要想考功名还得要看我那些书才行”我拍着胸脯,答应他明日就把我的书带来给他瞧瞧

他说:“你真可爱。”

翌日,我抱着自己几百年来攒下的话本将书案上原本的书统统换掉。

我停下脚步,

成轩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你确定这些个民间话本能让我考上功名?”

他的身后传来一声训斥:“白清雨,不工作偷什么懒!!”

“你不相信我?这话本上能学到的东西可多了,我对你们人类的了解就都是从这上面学到的”

“在不工作,这个月工资全部扣除。”

他本就没打算考什么功名,也懒得和我计较,更何况话本确实是更有趣一些,打那以后每天太阳西下,我就会出现和他一起看话本。我在林中过得颇为寂寞,偶然遇见了他,像是得了救命稻草般,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他又皱起了眉头,急忙转身离开。

“神仙姐姐,你以后可不可以白天也过来陪我?”成轩放下手中的话本,满脸期待地看着我。

我愣了片刻,这就是人类。

“都说啦我是妖怪,现在我的法力太弱,若是直接出现在太阳底下的话会会魂飞魄散的”我也放下手中的话本,一本正经的和他讲述缘由。

刚刚那颗心如此恶心。

忽的,他本是明亮的眸子就暗了下去,那感觉就像是一个流星陨落,委屈的让我觉得有些不忍心。

-6-

“不过。。。”

原来他的名字叫白清雨,

“不过什么?”他猛地提起兴致,一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生怕错过了什么似得

而对我来说名字一点也不重要。

“我不能见阳光,只要把能透过的阳光遮住就好啦!”

但是他的心很好,我喜欢。

成轩点点头,若有所思的样子

所以我一定会得到。

第二天的时候,成家正好派了人来看看成轩的近况,他连忙把话本藏起来,端坐在案前,摇头晃脑地做读书样。

-7-

那人离开时成轩也跟着一起走了,再见他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他一个人拉着马车,车里面满满的全是油纸伞

我跟随他的地方很多,

我正好奇他买这么多把伞做什么,只见他一把把得把伞撑开,扯了几根粗线一头拴在桃花树上,另一头系在竹楼上,又把伞一个个的挂在绳子上面,搭出一条伞路来。又拿了剩下的伞将竹屋里所有透光的地方全都堵得严严实实。

早晨,他会每天走相同的路,坐相同的车,吃同一家店的早餐,

我摇身化于伞路之下,身后漫天桃花起舞,连我自己都觉得我美的与世隔绝,成轩更是呆愣在原地将我目送至竹屋。

中午,他会订同一家店的饭,然后,百无聊赖的午睡,

“呆瓜,你是把屋子让给我了吗?”我走进竹屋,无赖的躺在地板上,享受这美好时光。

晚上,他会走进租的房子,狭小的空间熬过一个人的夜晚。

他一路小跑,在我身边的位置躺下,使劲地挨近我,环绕在我周围的桃花落了他满身,竹屋里充斥着淡淡的桃花香,我们就这样安静的躺着,仿佛天地都静止了一般。

即便生活如此简单,但是心脏的跳动依旧有力。

那以后白天时我也可以在桃花树与竹屋之间自由的行走了。有我的存在,这竹屋日日都飘着桃花,风吹围幔,花香四起。因此他还是固执的唤我神仙姐姐,妖心极强的我自然不会容他如此侮辱我,每次他这样叫我,我都抬起话本,两个眼睛瞪得溜溜圆,狠狠的打向他的脑袋,疼得他说不出话来,我便撇撇嘴,笑话他没有用。

我跟到他的房间,

在我的淫威之下,他改掉了这个称呼,开始郑重其事的唤我妖妖。

就像第一次见面一样,他转身发现了我的存在,

那一日,话本看得多了,竟有些犯困,不知不觉中自己竟浅浅睡去,感觉到之间一阵温热传来,下意识的不用手去抓,却攥住了一双大手,一个激灵穿过全身,霎时就清醒了,彼时已经是黄昏时刻了,成轩圆鼓鼓的眼睛看向我,还以为我睡傻了。

但这一次没有吃惊和疑问,

我一时间手足无措,满脸担忧的表情,成轩握住我的手轻声问道

“进来坐坐吧。”他说。

“你怎么了?”

-8-

一把将他的手甩开,恶狠狠地回道“都怪你,我睡着了你也不叫我,书上说一起睡过会怀孕的”

我一言不发的走进,很干净整齐的房间,

成轩一愣,三秒过后竟是哈哈大笑,直不起腰来。

他坐在我的身边,太近,

“你还笑?这可怎么办呀?”我满脸焦急,恨不能掐死他

我有些克制不住的冲动,就这样要了他的心,

“亏你还看过那么多话本,睡一觉就会怀孕?”成轩笑的更是厉害

可是,

我怎么会知道那么多?每次话本讲到两个人躺在一起睡觉,后面的情节就略过了,再后来女主人公就会怀孕,在我的印象里只要两个人挨到一起睡觉就是会生小宝宝。

他絮絮叨叨的和我说他的生活,工作烦恼,

我堂堂妖怪竟然被他个人类笑话了,脸上有些挂不住,顺势将他推倒,压在身下

我听着,

“就你知道的多,那你说怎么会怀宝宝?你说啊,你说啊”

说:“我可以帮你。”

成轩忽就止住笑声,双手环住我的腰,如墨的眸子透出深情的光芒,平心而论,面前的这个男子长的是真心漂亮,若他也是个妖怪,在妖界也一定会和伯克一样是个人见人爱的帅妖吧!

他半信半疑的相信了我。

不知不觉中脸上竟有些发热,我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想要挣脱,却被他的双手死死地扣住.

-9-

“你真的想知道?”他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戏虐,紧紧盯着我,目光灼热。

我食了那个曾经训斥他的上司的心,

还未等我开口,他的双手就从我的腰部移到后背,用力一按,我整个人不受控制地贴在他身上,双唇紧紧的贴在一起,他亲亲吮吸着,一股淡淡的幽香从双唇中散开。

被我抓住时,那个上司正在和一个女人欢愉,

秋九月,我第一次见到成轩的哥哥.

我抓住了他还有那个女人,

成家上辈子不知道积了什么德,这一双兄弟都颇为俊美,与成轩不同,他似乎对妖怪没有什么好感,身背一把宝剑,剑眉入鬓,周身都带着股正气,虽然是个美男子,但我为了保命还是躲到树林中去了。过了好一会成轩才来林中寻我,待他撑起油纸伞我才敢化成人形。

我在我宽大的屋子里,拨开他的心,

步入竹屋的那一瞬间忽然一股强光出现在面前,硬生生将我弹了出去,全身都暴露在阳光下的我瞬间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还好程轩眼疾手快忙拿起一把伞护住我的身体,否则我怕是要魂飞魄散了。

那颗心已经黑了,

“妖妖,你没事吧?还好吗?”此刻的他虽然一脸焦急,但我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抽他一嘴巴,他是瞎了吗?我那里看起来好?无奈我身体受了重伤无力和他争吵,只默默地白了他一眼。

难闻的气味,让我不禁作呕,

“这竹屋怕是被你那哥哥下了结界,一时半会我是进不去了”

我将那颗心扔到一边,

“那怎么办?”

或者分给同类当然也包括那个女人,

我默默擦汗,他的脑子跑到哪里去了?

当我起身的时候,

“他这么做也好似为了保护你,你就先扶我去后山的山洞先避一避吧”

白清雨愕然的神情出现在我的身后,

那是山洞是伯克的府邸,他是一只蝙蝠妖,修行已有几千年了,无论是见识还是法力都比我高得多,我初化人形时他一身玄色长袍出现在我面前,将瘦小的我抱走,授我法力,供我衣食,看着我一点点长大,当年不知有多少爱慕他的妖精因羡慕而死。

我的手上还占着那肮脏的鲜血。

伯克说,桃花妖娆,妖生桃花,那你就叫妖妖吧!于是我就有了自己的名字,对我来说他就是唯一的依靠。

-10-

山洞之中,伯克见我受伤,神色大变,又看了一眼扶着我的成轩,气的满脸铁青。一把将我抱起,又命小妖们将成轩拦在洞外。我心中知道,以伯克的脾气,没把他处死已经是给足我的面子了。想当年一只不长眼的狐妖挑衅了伯克,后来竟被他灭了满门,从此那个狐种就彻底消失了。

我走向他,他害怕的瑟瑟发抖,

伯克一边运功为我疗伤,一边心疼地说道“早就和你说过不要去招惹人类,如今可好,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几百年的修为差点就毁于一旦”

我突然不想要他的心了,

我忍着疼痛说“不关成轩的事,他也不知道竹屋外面竟被下了结界“

我说:“我帮你了。”

“你还替他说话”伯克恨铁不成钢

他看着我的容颜,

我低下头没有再说话,此时此刻的我满心都挂念着成轩,不知他会不会愧疚,可回了竹屋了?

他害怕但是又拼命的镇定。

几日以后,我的伤好的有八成了,一心想着要见成轩,于是背着伯克和其他的小妖悄悄地流出山洞。

-11-

山洞口依着一个人,仔细一看竟然是成轩,莫非这几日以来他一直在洞口守着?

两个星期后,他找到了我,

我走进时他正依着墙壁打盹,修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而上下颤动,几日不见他的面容已有些憔悴,让我止不住的心疼。我才想要伸手去触摸他那俊俏的脸颊,他一下就惊醒,伸手抓住我手臂,一把将我拉入怀中,牢牢地不愿松开,仿佛要我与他融为一体。我疼的发出嘶嘶声,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力气过大,连忙为我揉揉。

他说:“谢谢。”

原本的那出竹屋已经不能呆了,他就命人又在桃树的另一面重现建了一幢。

他带我去了最豪华的餐厅,吃了最丰盛的晚餐,

“妖妖,我有些事不知道怎么开口?”他看了我半天,忽的说出这几个字

他告诉我没有那恼人的上司的生活真好。

你还有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我瞥了他一眼

我看他笑的如此开心。

“说吧,什么事?我保证不打死你”

心还是那样的炙热。

“你确定?”他探出头来,仔细的观察我面目细微的表情变化

-12-

“别墨迹”

后来,他经常来找我,

“家中给我安排了一幢亲事,若我考不上功名,便要我与当朝丞相之女红嫣结婚,上次家兄来,就是来告诉我这件事的,他还给我看了红嫣的画像…”他说话的时候极其小心,仿佛犯错请求老婆原谅一样。

就像对待普通的少女一样,他爱着我,

我心头一阵痒痒,说不出的感觉传遍全身,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真的以为自己就是他的老婆了。

我的麻木感渐渐的被一种情愫所代替,

“那好呀,这下你不但不用读书了,还抱得美人归了”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酸溜溜

那大概就是人类所说的——爱情。

成轩满脸落寞“妖妖,你知道的,我只喜欢你,别人我谁也不会要的”

他住进了我的宽大的房间,

“成轩,我是妖怪,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我的语气里带着嘲讽,不知自己实在嘲讽他还是自己。

从此每到夜里,我不想再飘荡在夜空,

“妖怎么了?妖也有善良的妖啊,像你就从来没想过要害我”他固执

寻找鲜红的心,

“人要本就不能相恋,更何况你哥哥还是个修仙之人,我若是嫁给你,不出三日就会被他收了”

而是想和他像普通人类一样,

“我可以说服他们,妖妖,你相信我,如我我考上了状元我就不用娶那个什么红嫣了”成轩满脸信誓旦旦,看着他的样子我的心中也燃起了一丝希望,我想或许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或许我应该给我们一个可能。

度过一生,慢慢苍老。

我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道“怎样?那个红嫣好看吗?”

-13-

“好看”他毫不迟疑的回答,诚实地让人想抽他,他斜眼,看了看我气的圆鼓鼓的脸,继而说道“但没你好看”

一天,他愁容不展的回到住所,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算你有眼光。

他对我说:“一个对手挡住了他的计划。”

那以后他亲手烧掉了所有话本,每日坐在案前读书,我就在一边看着,原来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比看话本有意思多了,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让我心驰神往。成轩对我格外好,偶然我不经意的时候,便能看见他望着我的眼神,温柔的化进我心。

他还对我说:“只有你能帮我。”

我便昂首道“怎样?是不是倾国倾城?”他总是微笑的点头,我从不觉得那是敷衍。

他哀求的眼神看着我,

他临走前的那一夜,我看了看面前的翩翩少年,彼时的她已褪去富家少爷骄纵的性格,面容越发冷峻。

我点头。

我徐徐开口“我是妖,你都不担心我会害你吗?”

这是最后的一次,从此我便不再食人心。

微风忽起,身后的帷幔飘飘飘摇摇,月光洒在地面上,半响,他抬眼认真地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道“妖妖,不管你是人是妖,我都是我的仙女,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目光灼热,他本就是极好的相貌,我脸上不住发热,心里小鹿乱撞

-14-

事实证明,成轩确实是个人才。

在我处理完那颗心的时候,

他高中状元的消息是其他妖怪跑来告诉我的,从他出山参加科举以后就一直没有回来,我每日就呆在竹林的小屋中,等呀等,盼呀盼。

疲惫的回到大房子,

虽然不是他亲口告诉我这天大的好消息,我心中依旧欢喜不已,我想,过几日他就会说服家人,用八抬大轿将我娶回家中吧!

却看见白清雨正在和另一个女人欢愉,

每日里我逢见个认识的妖怪就和他们说“成轩中了状元了,他就要娶我了,谁说人妖不能相恋呢?”活像个疯婆娘。

我突然听到破裂的声音,

我不是看不出其他妖怪怪异的目光,我也知道他们只把我当成个笑话,但我着实没有办法抑制自己的喜悦,我恨不能昭告天下。

我恢复了麻木空洞,

月光淡淡的撒入凡尘,我望着镜中的自己,仔细的描画出眉毛的轮廓,丹唇微起,面若桃瓣,将自己梳洗打扮好,身穿大红袍端正的坐着,翘首期盼,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小半个月,成轩依旧没有出现。

走向他和她,

我感受到自己内心微微的变化,那些话本里负心男的形象不断在我脑海中闪过。

我终于要了他的那颗炙热的心,

伯克来竹屋看我时我已经晕倒在地,将我扶起后,一股真气从身后传来。那时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甘愿一次次耗损修为为我疗伤,只以为他是同情我罢了。

但是眼角却流淌出液体,可是我却没有心。

数月匆匆而过,我终于收到成轩的消息。

【完】

一个自称是成轩派来的小斯带给我一封信。信中说,家中事务繁多,遂不能相见,三日之后他将上门迎娶我,让我做好准备。

这封信来的这样迟,但我却视如珍宝,我的痴心,我的等待,我的信任,终于有所回报。

三日后下了这一年的第一场雪,我满心期待却没能等到成轩的花轿。太阳西落,风雪吹得更劲,我冒着风雪一路跌跌撞撞来到成府。

我听见觥筹交错,美人歌妓;我看见凤凰花烛,漫天灯火。成府上上下下贴满了大红的喜字,我拖着一身红袍在众人的惊讶下步入成府。无暇理会他们异样的目光,在满堂宾客中搜寻着成轩的身影。

“妖女哪里逃?”一声大呵从人群中传来,我定睛一看正是成轩的哥哥,忽的又窜出几个身穿道服的人,迅速将我围在镇中,眼前光芒四射,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像是被绑住了绳索一般,我无力动弹,见势,其中一个一下腾起一丈多高,手中宝剑不偏不倚得将我刺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殷红了一地的白雪,甚是扎眼。

我以为自己今日就要葬身于此的时候,一道黑影从上空压下,那些道士的阵法瞬间被破,一个个翻到在地。

“撑住”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我勉强睁开双眼,看见伯克那双温柔如水的眼。

原来成远早就知道我的存在,上次下的结界只是想给我一个小教训。

我不曾想到成轩下山以后变化会如此之大,我以为我们的日子会像绵绵溪水一般永不停歇,我以为我将陪伴他一生一世,却不想,一个转身,他已另娶红嫣,天地间便独留我一人。

这一次连伯克都没有办法救我,我伤得太重,再也无法化成人形了。树林中漫天火光,烟雾缭绕,那些道士赶到深林中放火烧了竹屋,周边所有的植物都没能幸免,桃花树已被烧焦。

他带着我的元神躲在了洞中,将我的元神放在月护盒中保存,却还是没办法扭转我在一点点消失的事实。我能够感知到自己生命的流逝,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消失。

后来伯克带回一具女尸出现在我的面前,用内力强行请我的元神化入她体内。这尸体还有余温,想必是刚刚死去的。我满脸惊诧的看着伯克。

他一下看破了我的心,伸手摸摸我的脑袋道“你放心,她是自杀的”

我顶着这一副皮囊,苟活于人间数日。由于是人类的身体我反而可以自由的行走。虽然我很想再见一面成轩,当面问他为何要负我?一想到此刻的他正和别的女人风花雪月,一室妖娆,便止了念头。

初秋正是山中野菜长得茂盛的时候,一对老夫妇来山中才野菜正被我撞上,我见她们年岁以高,行动起来颇为不便,就走上前去告诉他们何处的野菜最多最好。他们看我先是一愣,后点头道谢,也没踩菜就慌慌张张的下山了。我望着两人的背影,迷惑了半天。

没过多久山中传来一阵吵闹声,那对老夫人领着一群官兵直奔我来,我被带到县衙时才知道,城里到处都贴着带有“我”画像的榜,若是抓到“我”赏黄金五百两。

果然,伯克说得对,人是最最阴险的生物,接触不得。

这身子的主人能够惊动官府,我以为她是触犯了条例。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人竟是前几日失踪的红焉。宰相的女人丢了,自然是要轰动全城,重金悬赏的。莫非当日伯克是骗我?

我究竟是幸运还是太过不幸?成府的人接到消息后马上派人来接我,回府的路上我小心的向随从打探,他们说“我”失踪于几天前,成府上下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他还说成少爷亲自带着家丁收索了全城,心急如焚。不用问,这成少爷自然是成轩。

那一瞬间我听见自己的心脏轰然破碎的声音,如果说我之前对他还留有一丝残念,那么此刻我对他只剩下恨,曾经的爱有多深,如今的恨就有多深。

成轩与红嫣完婚,桃花树被毁,此时的成远已经放心的离开了成府。成家不愧为大户人家,一进门,便是老大的一块空地,空地上铺的全是两尺见方的大青石板。走过空地便是一所极大的住宅,中间是成老爷的住处,我被下人引到了一旁的偏殿。

一个叫如春的丫鬟说“少爷被皇上钦点为太傅,这几日怕是抽不出时间回来陪小姐了。”

我轻挥衣袖回道“无妨,我等”

那一天北风呼啸,成轩回府,走于门前时遣推了所有下人,推门而进。

他的面容较之上一次见他更加的冷峻了,再也不是那个当初与我在竹屋中嬉闹的他了,四目相对皆不语,良久,我端起早已漆好的毒茶递给他。没有任何迟疑,他一饮而尽。

“我恳求你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终于成轩开口说道,我抬头看着他,眼周泛红,冷哼一声

他继而说道“我不是在关心你,你父亲是丞相,可以用权力要挟一切,但是要挟不了我的心”我的心咯噔一下,有一种不祥的感觉略过心头。

“我寻你只不过为了保护我成家安慰,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不爱你,我只爱…”他的话语忽然止住,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随即跪倒在地,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

我跌跌撞撞地扑到他的身边,浑身颤抖着,泪水早已决堤,紧紧地拥抱着他,他却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将我推开。

“成轩,我是妖妖啊,我是妖妖”一把抓住他的袖子,放声大哭,他眼神中一丝疑惑。

泪花飞溅之间我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将渐渐失去温度的他抱得更紧。

他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原本想要抓紧我的手却在半空中坠落。

“成轩,对不起,我不应该怀疑你对我的爱,请你等我。”

我喝掉剩下的毒茶,紧紧的抱住成轩,风吹衣袂呼呼作响,渐进的我失去意识,倒入他的怀中。

世人只道成家少爷和宰相之女双双自杀,却没有人知道竹屋边有一个桃花妖,绝代风华.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作家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第四章 看到‘老乡’(妖后)日记

上一篇:6165澳门金莎总站短篇小说:我是一只妖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