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5澳门金莎总站】短篇小说:毒爱(大器晚成卡
分类:作家专区

摘要: 若娜只是个再简单不过的政府工作人员,由于细腻负责的工作态度,大学毕业后3年就当上了市长的秘书。就在此时,长得又高又英俊的年轻小伙瓦吉姆成为了市政府文书部的一位优秀的技术工作人员,他们很快就互相认识了。 ...

摘要: 学历这东西,有时特像那么回事。要是名门大学,那眼神顿时齐刷刷的对你更是刮目相看。可有些时候,它就是一张纸,什么也不是。良子应聘到一家汽车修理厂做学徒工,月薪1500。没人问你他的学历,知道他的学历 ...

摘要: 我们是80后,90初。我们年轻,我们有梦想。然而,现实和生活给予了我们意想不到的,也给了我们想要却得不到的。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梦想,所谓的追求。付健生在一个山区小城里,四周都耸立着庞大的山,山阻碍着人们的 ...

若娜只是个再简单不过的政府工作人员,由于细腻负责的工作态度,大学毕业后3年就当上了市长的秘书。就在此时,长得又高又英俊的年轻小伙瓦吉姆成为了市政府文书部的一位优秀的技术工作人员,他们很快就互相认识了。

学历这东西,有时特像那么回事。要是名门大学,那眼神顿时齐刷刷的对你更是刮目相看。可有些时候,它就是一张纸,什么也不是。

我们是80后,90初。我们年轻,我们有梦想。然而,现实和生活给予了我们意想不到的,也给了我们想要却得不到的。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梦想,所谓的追求。

有一次由于档案部的同事的失误,给市长准备的会议文件不小心被删除了。这事原本和若娜没有关系,但是这份文件是市长急需而且非常重要的。如果被脾气暴躁的市长知道了,若娜也脱不了干系,说不定还会因此丢掉工作。正在若娜一筹莫展的时候,瓦吉姆出现了,他用娴熟的电脑技术迅速帮若娜恢复了误删的文件,解决了燃眉之急。

良子应聘到一家汽车修理厂做学徒工,月薪1500。没人问你他的学历,知道他的学历的洗车大婶们都一阵阵为他婉惜,一大学毕业怎么来干这个啊?找个体面的工作多好?也是,钻在车子下,一天下来,如挖煤的人:两鬓苍苍,十指黑。良子只是期望有朝一日,能拥有自己的爱车,这只是迈出了第一步。

付健生在一个山区小城里,四周都耸立着庞大的山,山阻碍着人们的视线,一闭眼有时就看不到山外的世界,山掩埋着人们的梦想。他家就住在从山上挖出的平地上。N多年前,盖起的四层小楼里。父亲早世,母亲病殃殃的,姐夫做了上门女婿。付健的生活学费,也是靠姐一家辛苦挣来的。勉强上完大学。和一起同住是他的哥们兼发小,从小父母离异。观念一直和父亲对立。他们是大学同学。付健是有家回不了,家里有六十平房子,现在还增添了小人精外生女;良子是有家不想回。他们合租了这套小两居室房。一个人一个月400元。

若娜因此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瓦吉姆,一个不仅笑容迷人,而且嗓音颇具磁性的IT天才。

良子师傅是个年轻小伙子,乡下人,和良子年纪相仿。只是初中学历,修车工龄已有八年了,是个技术熟练的老师傅。月薪5000。

付健提着裤子,揉着眼角的眼屎。推开良子的房门。走到良子床前,看着良子口水直流,睡的个死猪样,付健想这家伙又在做什么美梦了。这三年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睁开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爱懒床的良子叫醒。

借一次只有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机会,大胆的若娜向瓦吉姆表达了自己的心意。瓦吉姆犹豫了一会,看了看若娜,这位读书时就一直是校花的单纯又漂亮女子,眼里闪烁着对爱情的渴望。他微微一笑,抓住了她的手。

良子师傅不会把学历,家世放在眼里。看良子的眼神是犀利而不屑,冷言冷语。良子满脸笑容,热情洋溢地想跟师傅交流几句,师傅刚还笑嘻嘻的立马冷若冰霜。良子有不知的,他要么狼嚎几声,要么需要什么自己亲自去拿,不搭理良子。这样的举动良子显得呆头呆脑,受到老板的冷落,同事们的取笑。良子一上班就精神紧张,生怕哪里不对又会遭到狠狠的训斥。

“我开着车在后山间和车友们正疯狂地漂移。晴空万里,高山密林,我如腾云驾雾,急速前进,到达终点时,人群欢呼雀跃。年迈的父亲也嘲我微笑,还有一个瘦弱而陌生的女子……”

若娜和瓦吉姆成为了人们眼中羡慕的情侣,形影不离。过了一段时间,瓦吉姆告诉若娜,其实他是A国情报局潜伏在这个国家的特工人员。“我也想要和你一起去过着简单的生活,但是在完成任务以前这是不可能的。”瓦吉姆对若娜说,只有她配合他的秘密工作,他才能完成任务光荣离队,“这样我们就可以远走高飞,过上我们想要的生活了。”

良子回到家就瘫睡在床上,饭也吃不下。付健就安慰他:你那师傅肯定当时是受了他师傅的冷暴力,无处释放,找你发泄来了。再说,别人是花了代价学来的,非亲非故的,凭什么,一咕喽地全装卸在你身上啊。付健了解良子,他不是那种笨拙,不长眼色,不灵便的人。

付健拍打着良子,叫道:“起床了,起床了……”

若娜相信了他的话,利用工作的便利,把市长的一举一动还有经手的机密文件都备份并交给了瓦吉姆。若娜谨慎细腻,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市长不但没有对她产生丝毫的怀疑,反而更加信任她了。

良子一逮着机会巴结,暖化他师傅。请他喝酒,唱歌,泡妞,又送礼。只是希望师傅能发发慈悲,菩萨之心,教他几招。开始那顽固的家伙还是一味拒绝,后来才慢慢接受。对良子的态度也有所好转。

良子缓缓睁开俩小眼,嚷道:“哎哟,大哥,……又抱着头扎在被子里说“你是掐点来的啊,我正在漂移呢?”

看到时机已经成熟,瓦吉姆对若娜说,上司给他们的最后一道命令是杀死这个市长。瓦吉姆以为若娜会反对,谁知道若娜不但没有反感,反而眼光坚定地对他说:“毒杀还是用枪?”

付健带高二数学,班文任是教语文的张老师。学生们叫他班爷爷。临近退休,学历本科。教导主任找到他们谈话,希望班爷爷能放下担子,付健年轻和学生交谈的空间大一些,想让付健做班主任。班爷爷一听耳红脖子粗地嚷嚷道:“我做了几十年的班主任了,我吃过的盐比他吃过的米还要多。我教书时,他还在他妈肚子里呢?凭什么瞧不起老年人啊?”主任一脸无奈地解释道:“你消消气,你是我们学校的元老,你功得无量,学校决定这样也是为了你身体着想。”老头不屈不饶地拍着胸膛说:“瞧瞧,我个身体怎么了?”

“你是下武汉了,在水上漂移吧?”

若娜用瓦吉姆给她的消音手枪,借助一次到市长家整理文件的机会,亲手把市长解决了。

从些看到班爷爷,付健毕恭毕敬地跟他打招呼。他总是昂首挺胸。对别人眼里,别人无视他可以,唯独在付健面前,他可能看不上他是毛头孩子,低学历老师当班主任的。虽然,当老师不是如付健所愿。但他还是尽职尽责地对待那些孩子。面对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班爷爷毫不犹豫地上前替付健解围,摆平。一是热情,二是为了显摆,表现他老了但依然毫不逊色。

“你就晚两分钟,让我把梦做完不行啊?”

仔细地处理好现场后,若娜高兴地找到了瓦吉姆:

付健有个女朋友,是他大学同学秦玲玲。秦玲玲读的是幼师专业,而付健是数学系。两个人相识后,想互喜欢然后是相恋。她的理由是找工作,一直游走在在各个地方,偶尔跟他联系,号码也是一直变化着。她能风风光光地吃好,穿好,玩好,靠的不是学历,不是资历,而是年轻的美貌。当然这些,付健是全然不知。因为一直以来付健相信秦玲玲,秦玲玲也相信付健,他们认为自己的爱根深蒂固,有很好的基础。

“起来,起来,我干脆把你送到梦里;或者把梦给你变成现实算了”。说完,付健到了厕所洗漱。

“这下任务结束了。我们一起离开吧。”

这时,良子进来了,门没关,就蹲下了。付健满嘴牙膏泡泡说道:“你小子,就不能等我出去了再拉啊?”

在瓦吉姆把若娜拥入怀中的那一刻,若娜感到胸口一阵剧痛。瓦吉姆把匕首刺入了她的心口。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新陈代谢啊?”

口中涌出鲜血,若娜对瓦吉姆说:

“昨晚你回家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良子垂头丧气没有吱声。

瓦吉姆轻蔑地一笑:

“怎么又跟你老爸吵架了?”

“一个自己的上司都敢利索杀死的女人,一个什么都敢做的可怕的女人,我可不敢把你留在我身边。”

“我家老头真够倔的……”良子一脸无奈。

若娜强忍着剧大的痛苦,从袖筒中抽出手枪,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扣响了扳机。

付健咯咯地笑了。

“砰!”鲜血从瓦吉姆的头上流下。若娜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三年前,他们大专毕业后。在这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城市晃荡了半年,投简历,招聘会,再次面试他们是场场赴约,无一遗漏。如令在这人挤人,人比人的社会势态。比的就是智慧,地位,金钱,学历,口才,美貌,身高,资历,效率。人家是优胜劣汰,精挑细选,他们是锲而不舍,宁死不屈,再接再厉,到头来还是没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工作。他们当时特别地绝望和崩溃。要怨的只有自己。官源他们祖祖辈辈没有那个根,富二代我们是遥不可及,更不可能一鸣惊人成为名人,他们只是天注定的凡人,俗人。他们只是花朵旁的绿叶和杂草。也是,没有我们的陪衬,他们何来的显赫

“既然是这样,那你就留在我身边,好好陪我。”

当他们穷困潦倒快要露宿街头时,良子父亲丢下老脸,托了关系才把他们送进了一所普通中学里当老师。他爸以前教育局里的一个干部。付健也是搭了顺风车才过来的。为这,付健还特地送了礼。

付健和良子相互骂对方是装B,然后是笑的流出了眼泪。虽然他们是师范毕业,良子知道付健不想当老师,喜欢绘画。付健也知道良子不想当老师,喜欢汽车。为的只是无法违背家人和现实的意愿。准备要上班时,那天晚上,付健和良子一起喝了酒。扯着嗓子骂道:生活他妈的难,真他妈的真叫人人无奈。月光下,两人狂笑的身影显得格外孤单和落莫。

如今是三年后,想起那晚的事还历历在目。付健依旧是学校的老师,因为他觉得没有资本折腾。良子在过了2012春节后,决然辞职了。因为世界末日快要来临,要为自己活一把,彻底搬离了家。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作家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6165澳门金莎总站】短篇小说:毒爱(大器晚成卡

上一篇:尚未具备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