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的皇上 第二片段 万历搜秘 16、福王频频延误
分类:小说专区

福王的血,做了“福禄酒”的原料;福王的资财,则做了李自成造反的资本。福王府富甲海内,李自成叫人打开仓库,把大量的银米物资散给饥民。神宗以天下肥爱子的结果,适以资敌,自食恶果而已。 吴梅村有心成一代诗史,歌行中写明末时事及人物者甚多,有一篇《雒阳行》即专记福王。按:雒阳就是洛阳,想来因光宗名常洛,为了避讳,所以用西汉的称呼作雒阳。其中述福王被害,噩耗传至禁宫,思宗的悲痛: 今皇兴念穗帷哀,流涕黄封自手裁,殿内遂停三部伎,宫中为设八关斋,束薪流水王人戍,太牢加璧通侯祭。 这六句诗要看下面两段注解:横云山人《明史稿·诸王传》:“福王遇害,帝闻报大恸,袍袖尽湿。”《绥寇纪略》:“福王既遇害,事闻,上震悼,辍朝三日,泣谓群臣曰:‘王,皇祖爱子,遭家不造,遘于闵凶。其以特羊一告慰定陵,特羊一告慰于皇贵妃之园寝。河南有司,改殡王,具吊襚。世子在怀庆授馆馈餐,备凶荒之礼焉。’上发御前银一万,坤宁宫四千……俱著……赍往,以慰恤福藩世子。” 从这些记载中,可以看出思宗的另一面,他为人刻薄,然而“厚道”之处又过于别的帝王,但令人莫名其妙。论私,他与他的这个叔父不可能有什么感情;论公,福王拥厚资而不能养士,事急时又不能散财募兵为国家分忧,转以巨资资敌,像这样的亲藩,死有余辜。而思宗居然“袍袖尽湿”,居然“辍朝”,并且发内帑银而以皇后、妃嫔、太子的名义,致赠“福藩世子”作慰问金。这种举动除了使正臣失望、将士寒心、百姓悲愤、后世讪笑之外,并不能表现思宗的忠厚和他对“皇祖”的孝心。相反地,倒使得“福藩世子”可能有这样一种错觉:生来就该是享富贵的! 这“福藩世子”就是后来被拥立的弘光帝。倘或思宗当时能够有一道上谕,在悼慰福王以外,申明亲藩不能急国家之难而身受恶报,足为昭戒,可能会唤起福藩世子若干责任感,不至于像后来那样守着一盏将尽的灯而又泼上一杯水,自己浇灭了它!

太子这样做法是受了叶向高的教导,目的是要争取郑贵妃的好感,使他能够处于比较安全的地位。果然,太子这番友爱,神宗和郑贵妃都非常高兴,而且也颇感意外,想不到太子居然丝毫不念旧恶。 在福王临走以前,神宗和郑贵妃对爱子的难舍难分,不但帝王之家空前绝后,就是求之于民间亦所罕见。据正史及野史记载,有如下的过程: 一、郑贵妃想留福王不遣,找到一个理由,说留他过了太后万寿再走。李太后不领她的情,说是:“你要留福王为我拜生日,我的潞王是不是也可以叫他入朝呢?”郑贵妃语塞。按:潞王是李太后的小儿子。 二、临行以前,父母惜别爱子,不知哭了多少场。明朝从太祖手里立下的规矩,亲王难得入朝,两王不相见,平时亦不得出城,限制其行动极严;此时约定福王三年一朝,而三年也有千日,时间还是太长,于是彼此又为会少离多而哭。 三、崇祯朝,白头宫女为思宗及田妃话万历旧事,说福王已经出宫,神宗及郑贵妃难以割舍,三次召还,每次留数日再遣行。 四、宰相要见神宗一面,难于上天;而福王留京的王府官员,特准“通籍中左门”,要见皇帝有所陈述,“朝上夕报可”。按:通籍的制度起于汉朝,意谓持有出入宫廷的通行证。 因为有这样的特权,走福王的门路是最靠得住的,《明史·福王传》: 福藩使通籍中左门,朝上夕报可,四方奸人亡命,探风旨走利如鹜,如是者终万历之世。 而福王在洛阳所务: 日闭阁饮醇酒,所好唯妇女倡乐。秦中流贼起,河南大旱蝗,人相食。民间籍籍谓先帝耗天下以肥王,洛阳富于大内。援兵过洛者,喧言王府金钱百万,而令吾辈枵腹死贼手!南京兵部尚书吕维祺方家居,闻之惧,以利害告,常洵不为意。 如是享了整整二十年的福,到了崇祯十四年正月,李自成攻河南,洛阳城内的守军勾结流贼,以致城陷,福王常洵遇害,死状极惨。

李三才的免官在万历三十九年,其时矿税之弊已不可胜言。由宫中直接派出去的太监,搜刮之苛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只要某地有某物稍为著名,无不为追索的目标。地方官及言官不断有所呼吁,而神宗十有八九“不报”。据《明史纪事本末》,试摘数条如下: 万历三十年五月,礼部侍郎冯琦上言矿税之害:“滇以张安民故,火厂房矣;粤以李凤酿祸,欲刃其腹矣;陕以委官迫死县令,民汹汹不安矣;两淮以激变地方,劫毁官舍钱粮矣;辽左以余东翥故,碎尸抄家矣。土崩瓦解,乱在旦夕,皇上能无动心乎?”不报。 三十一年九月,云南税监杨荣责丽江土官木增退地听开采。巡按御史宋兴祖上言:“丽江古荒服也,木氏世知府,守石门以绝西域,守铁桥以断吐蕃,不宜自撤其藩,贻误封疆。”不报。 三十二年八月,武骧百户陈起凤请采大木,以觊利除名,尽逐其党。时大雨,都城坏,户部尚书赵世卿言:“苍生糜烂已极,天心示警可畏。矿税貂珰掘坟墓、奸子女。皇上尝曰:‘朕心仁爱,自有停止之日。’今将索元元于枯鱼之肆矣。”不报。 凡此“不报”,并不表示神宗不知其事,他内心自然亦有所省悟,但任何自省自振的念头,敌不过郑贵妃的要求。古来偏听之主,至神宗至矣尽矣;而明知不善,因循自误,至神宗亦至矣尽矣! 以矿税之名苛扰天下的太监,后面都有郑贵妃的支持。奇珍异宝,日有所奉,月有所进,为古今来几次大聚敛之一,而终于大半散去。民间的格言是:“积财以遗子孙,不如积德以遗子孙。”因为积财则一定产生不肖子孙,而在败家的过程中,常会招致奇祸。此道理在帝王家亦同样适用。 神宗的不肖子孙,第一个当然是福王,被祸亦最惨。福王的封地在洛阳,起造邸第,花了二十八万两银子,廷臣请王就藩,而神宗和郑贵妃一直把爱子留在身边不放。到了万历四十年,福王已二十七岁,宰相叶向高上疏力争,神宗答应第二年春天举行。到时候却又失信了。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小说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次日的皇上 第二片段 万历搜秘 16、福王频频延误

上一篇:几日前的国王 第二部分 万历搜秘 38、轶闻神宗 下一篇:明朝的皇帝 第二部分 万历搜秘 38、传说神宗 高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