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同学聚会》
分类:小说专区

王华大学毕业后,经过十多年的奋斗,终于创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成为一家资产数亿的企业的老板,主要业务板块有商业地产、餐饮、办公用品生产经营、按照公司的规定,公司的高级管理层每年都要做去一线做一个月的推销员,体验生活。
  这个月,轮到王华做推销员,任务是负责华北S市的销售,对于某市,王华是十分熟悉的,因为二十多年前,他在那里的上的大学,许多同学在那里工作。
  来到S市的第二天,王华就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他首先来到政府,说明来意,工作人员让他去办公室找分管机关事务的李处长,王华按着指点推开一间办公室的门。
  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正在看文件。王华小心地问:“领导好,我想打扰你一下,可以吗?”那人头也不抬地说:“什么事?”王华说:“我公司推出一款新式打印机的,您了解一下。”那人不耐烦地挥挥手,“不用,不用,我们的办公设备都走政府采购,我这里不接待推销的。”王华说:“不买没关系,你可以看一看我们的产品。”那人抬起头,扫了王华一眼,以更加不耐烦的口气说:“不用就是不用,你没看我忙着吗?”王华看着那人,惊喜地说:“李有利!”那人看看王华说:“你是?”王华高兴说:“有利,老同学,我是王华啊,你不认识我了?”
  那人慢慢地站起来,仔细打量着王华说:“王华啊,差点没认出来,不好意思。”然后从办公桌里走出来,和王华握了握手,王华明显感到那是一种官场上礼节的握手。但王华没有在意。
  李有利回身坐在沙发上,示意王华坐下,问道:“王老兄,这么多年没有消息,现在在那里高就啊?”
  王华一听这官腔,心里有点不舒服,但脸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更加谦和地说:“惭愧!惭愧!我现在在一家公司做推销,维持生活。”李有利说:“收入怎么样?”王华说:“每月三四千块钱,刚刚够糊口。”
  李有利摇了摇头说:“老同学,以你上学时的才华,二十多年了怎么会混成这样?”王华苦笑说:“没办法,大学毕业分到东北一家国企,开始还不错,后来日子一天不如一天,最后企业转制了,我也下岗了,只好四处打工。”李有利看看王华:“想不到啊!可惜了。”
  当初王华和李有利是大学同班同学。王华来自城市,家境较好。李有利来自农村,家里十分困难,所以王华经常帮助李有利。李有利没有了饭票,借王华的,说是借其实就没有还过几次,王华也不计较。就连王华的衣服,李有利也经常一穿十天半个月。两人的关系很好。同学们都说,没有王华,李有利这大学怕是念不下来。
  李有利虽然家穷,但长得一表人材、能说会道。大四那年,经过一番艰苦的追求,成为了市财政局长的乘龙快婿,顺利进入市直机关,现在已经是政府的处长了。
  看着落魄的王华,李有利不禁有些得意,当年,为了生存,他可是经常看着王华的脸色行事,虽然王华从来没有对他有过不敬,但他总是感觉在王华面前低人一等。现在王华这个穷酸样子,终于让自己可以扬眉吐气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李有利说:“真不好意思,老同学,我要去区开个会,你那事儿,实在没办法,现在办公用品都走政府采购,我做不了主,要不我给你和采购中心打个招呼,让他们关照一下?”
  王华看着李有利那份神情,心底涌上阵阵酸楚,心想,人啊,一发达就不念旧情了。于是站起来说:“不用了,谢谢领导美意,就不麻烦你了。”说着推门走出去下了楼。
  出来后,王华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走进了门房,问保安:“师傅,李有利现在是啥官儿?”保安看了看王华说:“李处长,办公厅的处长,专门负责机关事务,权大着呢!瞧!那辆黑色的挂9字头牌照的车就是李处的。”
  王华苦笑了一下。
  出了政府机关大门,王华站在路边等了半天没见那辆车出来,心想李有利开会是托词,不待见自己是真的,于是转身准备离开,突然背后有人拍了他一下说:“王华!”王华一转身,那人兴奋地说:“啊呀,果然是你,王大个子,看着就像,二十多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
  王华楞了半天说:“你是猴子?侯文化?”那人说激动地说:“大个子,你还记得我啊!”
  当年,这侯文化是王华、李有利的大学同班同学,经常调皮倒蛋,不好好学习,是班里有名的调皮大王。王华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关系不是太密切。
  侯文化问王华:“二十多年没联系,你现在干啥呢,发大财了吧?”
  王华不便交实底,便淡淡地说:“发什么财,打工,混日子呗!”侯文化头摇的像拨楞鼓:“不不,大个子这可不是你的风格,你蒙谁,也蒙不了我猴子!”
  王华从包里掏出一摞资料说:“你看,现在在一家公司做销售,推销打印机。”侯文化看看,说:“可惜了,可惜了,当年的高材生,现在做推销员,屈才了!那你来这里就是推销的?”
  王华点点头。“那你没找李有利,那可是你当年的铁杆儿,现在有权了,可以帮你啊?”李有利说。王华说:“见了,人家挺为难。”侯文化说:“那怎么行,走,我带你找他去,说啥也让他帮帮你!”
  王华摆摆手说:“算了,别说我的事了,你来这干啥?”猴子说:“噢,我和李有利约好了,我公司前些日子上了个项目,资金有点紧张,想请李有利帮忙贷点款。”
  王华问:“缺多少?”猴子说:“不多,三百万。”王华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
  猴子说:“大个子,我是小本生意,没有多少资金,但碰上了就是缘分,我公司也用不了多少机器,这样吧,我订你五台,这是我公司的地址,你把账号给我,我回去就安排财务给你打款。”
  王华心头一热,有些感动,心想,这猴子,当年并没有深交,现在自己缺钱,却肯帮忙,真是义气人,不愧是老同学。
  侯文化问:“老兄你住哪里?”王华说了一家快捷酒店的名字。侯文化说:“我知道,那里太差!怎么能住?”说着拨了一个电话说:“长安大酒店吗?订一个套间……对,金猴公司!”说完,告诉王华:“你先住下,晚上我来接你,叫上几个老同学,咱们好好聚聚。”王华连忙说:“别别,老同学,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猴子说:“大个子,见外了不是,当年咱两人可是不打不相识啊!”王华一下子想起来,上学的时候,猴子非常调皮,经常在班里恶作剧。有一天,他在教室门头上放了一盆水,李有利进来时,一推门,水洒了一身,搞得李有利像个落汤鸡,狼狈不堪。猴子在那里幸灾乐祸地拍手大笑。李有利是敢怒不敢言。王华看不过,说了猴子几句。猴子这家伙虽然人瘦小,却天不怕地不怕,看见有人出头,很不服气,和王华吵起来,最后动了手。王华一米八十多的个子,是学校篮球队主力队员兼散打冠军,猴子哪是对手,几下就被打倒了。从此两人几乎没有来往了。
  想到这儿,王华不好意思地摆摆手:“过去的事,真是不意思。”猴子说:“没事,年轻时,不懂事,尽惹事了,不提了。”
  王华看了看表说:“猴子,你去吧,别让李有利等急了。”侯文化也看看表:“那好,晚上等我电话。”说完匆匆去了。王华望着他远去的身影,不禁感慨万千:人啊,真是难以捉摸的动物。
  晚上,猴子准时来接王华,到了S市最豪华的亚辰大酒店,在进入酒店门口,王华看到了一个熟人,是S市政府的秘书长老张,老张一见王华,上前就要打招呼,王华使了个眼色。示意老张不要声张。老张那是啥人?马上停了下来,猴子没有察觉,上前和老张打招呼:“领导,有接待啊?”老张嗯了一声。猴子说:“那您忙,一会一起喝一杯。”老张说:“好,你先忙。”
  进了包房,已经有一大桌人在等了,王华进来,猴子大声说:“大家看看这是谁?”一桌人站起来仔细看了看说:“这不是王大个吗,那股风把你给吹来了?这些年你都干啥去了?一点音信都没有,发了吧?”大家七嘴八舌地打问着。王华说:“那里,给人家打工,混个温饱。”一听这话,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坐下了。现场气氛在些尴尬。猴子急忙打着圆场:“都是老同学,今天只说友情,不谈别的,一醉方休,什么发不发的,都是扯蛋!”说完坐在主宾旁边的位置,对王华说:“你是客人,你上座!”这时,一个同学提醒道:“猴子,李处还没来呢!”王华一听,主动说:“大家坐,我坐这里。”说着就走到靠近门口的位置上坐下。猴子不干,非要王华上座,王华坚持不坐,最后,众人说,同学之间,坐哪都一样。猴子不再坚持。王华坐了末位。
  大家一边聊天一边等着李有利,众人都在打听王华的近况。王华只是含糊地表示自己给人打工,大家听了都说,这年头,干啥都一样嘛!仿佛是在安慰王华。
  大约在晚上八点多钟,李有利来了,一进门,对大家抱拳致歉:“不好意思,来晚了,楼下市长有做接待,让我做陪,对不起各位。”说着,一屁股坐在主位上说开席吧,于是服务员开始上菜。大家满上酒,猴子站起来:“今天老同学相聚,一来欢迎王华故地重游,二来大家叙叙旧,放开喝。不醉不回,干!”说着一饮而尽。
  三杯下肚,气氛起来了,大家相互敬酒,推杯换盏,高潮迭起。
  酒到半酣,王华端着一杯酒走到李有利跟前:“有利,我敬你一杯!”李有利翻了王华一眼,说:“王华啊,口气不小啊!”旁边一位同学喝高了,拍李有利的马屁,结结巴巴地说:“是……是……怎能对领导直呼其名呢?应当叫李处啊!真不懂规矩……”
  猴子听不下去:“同学之间,哪那么多讲究,叫名字显的亲切,你说呢李处?”
  李有利听了不置可否,站都没站,拿起酒杯,轻轻地意思了一下就放下了。
  王华有些尴尬,只好一饮而尽,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这时,只见李有利站起来,对王华说:“王华,我也敬你一杯,你全干掉!”王华实在喝不进去了,说:“老同学,我酒量有限,实在干不动了,意思一下吧?”李有利盯着王华:“那不行,这一杯你必须喝,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说着拉着王华的脖子,大有不喝要灌的意思。
  王华推着不喝,李有利这时也有些醉了,说:“王华,敬你是给你面子,你一个打工仔,能坐在这里已经不错了。喝个酒还推三阻四的,是不是有些不识抬举啊!大伙说是不是啊?”
  猴子急忙过来说:“李处,你知道的王华上学时就不会喝酒,今天已经尽力了,你就高抬贵手吧!不行的话,这酒我替喝。”李有利瞪着红红的眼推开侯文化:“猴子,你算那棵葱啊,没你事儿,这酒王华一定的喝……”
  正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门外进来两个人,一个是S市市长,一个是政府秘书长老张。
  市长进来,径直走到王华跟前,伸出双手,紧紧地握着王华的手说:“王总啊,来到S市,也不打个招呼,怕我请不起你一顿饭?要不是秘书长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大驾光临!”
  市长这么一说,在座的人都有点懵了,特别是李有利,有点不知所措了。手一松,酒杯掉在地上,碎了。市长不满地看了李有利一眼,然后继续和王华寒暄着。
  原来王华的公司在当地有一个十几亿的项目,一直由下面的分公司操作。王华只是在项目谈判和签约时与市长见了几次面,这次来S市也是想顺便实地看一下项目进展情况。
  这时市长注意到了李有利不安的神态,问道:“你和王总是?”李有利马上陪笑说:“领导,王总是我的同学,好朋友,这不大家给王总接见呢!”
  市长点点头说:“好啊,对于王总这样有实力的企业家,我们一定要搞好服务,让他安心在我市发展。”
  市长敬了王华一杯酒走了。
  王华也站起来说:“谢谢各位同学盛情。”
  说完也离开了饭局。
  一周后,猴子公司转进了三百万借款。
  转入资金的公司是王华下属的一家企业。

多年未见的同学发起聚会,我挂完电话直叹气:几年了,无车无房无存款,连女朋友都没有。同学聚会不就那么回事吗?女人们比漂亮,比老公。男人们比较谁更事业有成。

岁末年尾,无论手头的工作有多少,我们几个在新城上班的高中同学都要腾出时间搞一次聚会,这已经成了自毕业二十多年以来的雷打不变的约定。
   我们读的高中是当时市重点中学的重点班,全班五十几个同学都是从各县脱颖而出的高材生,给我们上课的老师也是顶尖的一流老师,这样的班级高考成绩肯定错不了。后里的情况也确实如此,全班只有一名同学名落孙山没有被大学中专录取,其余的人高中一毕业就被全国五湖四海的学校录取。大中专毕业后,大部分同学都留在了外地,分配到新城的也就我们五个人。说实在的,我们这几位在各自的单位里混的也算有头有脸。郭鑫当了主任,刘宏坐上了局长的位子,吴立峰是国企的老总,郝军是报社的大记者,数我无能,只是一家企业里的部门的小负责人。对了还有那位名落孙山的张和瑞,高中毕业没有再复读,先是学了厨艺,后来开了饭店,生意做的风生水起,票子赚的盆满钵满,开着豪车,穿着名牌,走起路来挺着将军肚,一步三摇,派头十足。
  话说今年的同学聚会定在腊月二十三小年的这一天,地点就设在张和瑞的凯乐酒店。张老板说了,今年他做东,不仅要吃好,还要玩好乐好。他还提议,每个人都必须带一位女人过来,这个女人还不能是妻子,是情人是小三随便。
  谁也不会想到,原本延续二十年的美好创意,却因为张和瑞的这个提议,最终无疾而终。
  茶水饮料烟酒饭菜早已备好,张老板带着小他十几岁的艳红在凯乐酒店聚义厅等候各位同学光临。这女子艳红长得水灵,要条子有条子,要模子有模子,高挑的身材,唇红齿白,笑若桃花,形如模特,本来是饭店招来的服务员,一来二去把个张老板挑逗的魂飞魄散,硬是与结发多年的妻子离了婚,和这个小妖精混在一起。这不,或许也是为了癫狂,想让几个同学看看他张老板金窝藏娇的能耐,今年的聚会特意做了这样的安排。
   我到了聚义厅的时候,其他人都没有来。张和瑞在餐桌边的椅子上坐着,他的小娘子艳红就坐在他的腿上。艳红的嘴巴紧贴着张老板的耳朵,不知正在咬说着什么,张和瑞咧着大嘴笑得很开心。
  “说好的带人过来的,为啥只来你一个呢?”见我进门,张和瑞抱起双臂一环把他的宝贝艳红抱放在旁边,站起来和我说话。
   “我啊,家中只有糟妻一个,真的合不了你张老板的美意。本来想不过来的,又怕同学们怪罪,只好孤身赴宴了。”我只好实话实说。
   张和瑞没有再和我说什么,掏出手机开始一个一个打电话。听得出来,先打通的郭鑫,之后一个接着一个是刘宏、吴立峰和郝军。
   “他娘的,几个怂包,都说有事走不开!小四,就咱俩了,开吃!”小四是我在校时同学们给我起的外号,看得出来,张和瑞现在的脸色很难看。
   小四我现在是特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又不想驳了张和瑞的面子。正坐也不是,走也不是的时候,一个电话救了急。
   “你的高中同学郭鑫说,他们几个现在在三家村饭店吃手擀面呢,要你赶紧过去。”给我打电话的是我的妻子如意。
   “和瑞,你看,老婆说家里有事,我这就走了。”我也不管张老板用什么眼色看我了,掉转身子急步离开了他开的酒店。
  今年的聚会,没有了张和瑞,我们四个过去的老弟兄谈天说地、喝酒吃肉,过得很开心。

想着我又叹了口气,去还是得去,而且要体面,人活在世,谁不是为了面子。

几个混的不错的男同学开着豪车,穿着名牌,脖子上的金项链闪闪发光。女同学都是名牌包包。一见面大家都很热情,聊的甚是投机。我很识趣的沉默,一言未发。

在酒桌上喝点酒之后,气纷更加活跃了,男同学纷纷开始说起这些年的创业经历,多么多么不容易。女同学睁着大眼睛,一脸崇拜,一个接一个鼓掌。

可是到结账的时候,他们就不说话了,都低头找钱包,或真或假的:“我钱包呢?记得带了啊!”

这个套路太庸俗了,不就是没钱嘛。气氛略显尴尬……一个个说得那么厉害,关键时刻还是我靠得住。

这时候我默默的转身去了吧台结账,然后骑着我的摩拜回家了,身后传来他们的议论声,不知道他们是意外,还是看不起摩拜。

到家之后拿出来他们的钱包,还别说,他们还真挺有钱…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小说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微小说]《同学聚会》

上一篇:【6165澳门金莎总站】【八一】脱贫户易根金的红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小编嫁给了八个死人 康奈尔·伍尔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