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5澳门金莎总站第七章 月光·第三乐章(下) 郑媛
分类:小说专区

小苏打电话来的时候,瑞恩刚上完课回到家。 「表姐!」小苏的语调亢,「妳怎么没告诉我,妳认识阿腾?!」 「没什么好说的。」瑞恩的反应很冷淡。 「怎么会!」小苏提高嗓音。「那天真的吓死我了!表姐妳到底是怎么认识阿腾的—— 「呃,现在有学生来找我,有空再给妳电话,拜拜。」 「表姐——」不等小苏再开口,瑞恩已经挂掉电话。 拿着话筒,她把电话线暂时拔掉。回到台湾以后,这几乎成了她以常使用,用来逃避她不想接的电话,唯一的方法。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她知道。 但是现在除了这么做,她想不出更好的方法,除非离开台湾,离开这一切纷纷扰扰、莫名的状况…… 她是不是不应该回来? 这个问题瑞恩曾经不止一次问自己,但是做为独生女,她有必须回来的责任与理由。 包包里手机突然响起,瑞恩吸一口气,她应该知道小苏不会放弃。 慢慢拿出手机,瑞恩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讯显示,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手机号码。 她疑惑地按下通话钮:「喂?」 「妳好,是傅瑞恩,傅小姐吗?」手机传出男人声音,对方的声音很好听。 「是,请问您是哪一位?」 「我是赵柏石,妳还记得吗?上个礼拜伯父生日,我们在花园里遇见,还一起聊天——」 「喔,我记得,」瑞恩有点困惑。「不好意思,请问,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我才很不好意思,实在很冒昧,因为是我主动打电话给伯母,请伯母把妳的手机号码给我的。」 瑞恩沉默了一会儿。 「喂?」 「请问,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瑞恩很客气,毕竟对方的父母,是爸妈的朋友。 「其实也没有很重要的事情,只是那天跟妳聊天很愉快,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还有机会跟妳一起聊天,或者一起吃顿饭。」 瑞恩又沉默。 她当然不会不明白,这是个邀请。 这次对方很有耐心,安静地等她回答。 「好、什么时间?」瑞恩答应他。 「太好了!刚才我还以为,妳要拒绝我了!」赵柏石坦率地说。 瑞恩笑了笑。他的个性并不让人讨厌,所以,她答应跟他一起出去…… 当然,她答应赴约还有另外一个理由。 昨天晚上她彻底反省过,得到一个结论——如果她一直不跟其它男人交往,那么就代表她对于过去的觉悟不够彻底。 「这个周末怎么样?」赵柏石的声调听得出来很高兴。「我听伯母说妳的工作很忙,所以平常的时间不敢打扰妳。」 「你太客气了。」 他笑。「那就周六好吗?我去接妳。」 「不用了,你告诉我地点,我自己过去。」 「妳喜欢吃什么?」他很绅士。 「中西餐都可以。」 「那就约在忠孝东路的瑞士餐厅,晚上六点见面。」 「好。」瑞恩没有意见。 「那么,周六见。」 「周六见。」 关掉手机,瑞恩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不见。 她说过了,绝不回到从前,绝对不会。 所以,她下定决心,积极振作起来,做她早就应该做的事。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瑞恩虽然不跟小苏说清楚,但是小苏自从知道表姐认识自己最崇拜的偶像后,就处于极度亢奋状态,要不是李杰要求她不要说出这件事,她早就把这件事告诉她所有认识的朋友。 这天下午,小苏下课准备回到租赁的公寓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走过来,主动跟小苏说话。 「妳好。」对方是女生,笑咪咪的看起来很亲切。 「妳好。」小苏有点莫名其妙,她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请问,妳是瑞恩的表妹吗?」 「嗯……」 「我是她的朋友,我姓林。」 「喔,妳好、请问,有事吗?」 「嗯,是这样的,昨天瑞恩家里好像来了很重要的人,妳好像也在场——」 「咦?妳怎么知道?」小苏睁大眼睛。 「嗯,」对方眼睛转了几下。「因为我昨天打电话找瑞恩,本来要去找她,她跟我说家里有客人不方便,还说妳也会到。」 「喔,那请问妳找我有什么事?」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瑞恩的客人是张腾,因为我是他的fans,所以就叫瑞恩帮要签名,可是她不肯,还叫我来找妳,说妳也认识张腾,请妳帮忙就可以了。」 「喔,原来是这样,原来妳是阿腾的fans,我也是耶!」提到张腾,小苏整个兴奋起来。「我当然认识阿腾啊!他还知道我的名字耶!妳叫我表姐她一定不肯的啦,昨天她好像因为阿腾的关系在生气,虽然我也不知道她在气什么——」小苏突然停下来。 因为她想到李杰交代自己的话,突然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 「怎么了?」对方问。 「可是,我好像没见过妳耶,」小苏怀疑起来。「妳真的是表姐的朋友吗?」 对方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算是啦,以前我跟她同校。」 「喔,那,很熟吗?」 「大概,没妳表姐跟张腾那么熟。」对方这么回答,她看小苏的眼色,故意投小苏所好。 小苏果然笑了。「对啊,我也觉得很惊讶,我表姐真的跟阿腾很熟,昨天发生的事把我吓死了!」小苏惩了一肚子的话,正找不到人讲。「后来我知道他们竟然以前就认识,心里真的好高兴喔!昨天晚上已经兴奋到整个睡不着觉了……」 小苏话匣子一打开就不知道要保留,她根本没发现,对方正用隐藏式录音机,把她所说的话,一字一句全都录下来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周六,瑞恩准时六点到约好的餐厅。 赵柏石已经在餐厅里等她,一看到瑞恩进来,他就站起来,等到瑞恩走近,才一起坐下。 点完餐后,他坦诚地跟她说:「很高兴妳答应一起吃饭,其实我本来没有自信,妳会答应我的邀请。」 瑞恩笑了笑。「吃一顿饭而已,没什么,谢谢你的邀请。」 赵柏石也笑了。「老实说,本来我们是不可能一起吃饭的。」 瑞恩睁大眼睛问他:「为什么?」 「因为,那天我本来不想参加伯父的生日宴。」他说。 「是吗?」 「对,因为我很清楚我妈的目的,所以根本不打算出席,但是在公司被逮到,所以才硬着头皮一起过去。」他意有所指地说。 「目的?」 他抿嘴一笑。「我跟妳提过,我不敢跟我爸妈住,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他凝视瑞恩。「那天我妈到公司堵我,硬把我抓到伯父的生日宴会,就是为了相亲。」 瑞恩明白他的意思了。「难怪,」她尴尬地笑了一声。「那天你一个人躲在花园里,根本不进屋。」 赵柏石咧开嘴:「不过,在那之后我改变了主意。」他看着瑞恩说。 她抬眼,正好与他的眼神交会。 「因为那天晚上跟妳聊很开心,让我觉得,偶尔听听我妈的话也不错。」他光意有所指。 瑞恩尴尬地微笑,没有接话。 他虽然说得很含蓄,用词很斯文,尽量不吓到她,但是瑞恩明白他的意思。 「其实那天晚上,我也很意外,本来很早就要走的,后来跟你在花园聊天,真的还满开心的。」她也很坦白。 「看起来我们还满合的,」赵柏石一直在笑。「应该能做好朋友。」 瑞恩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点头。「嗯。」微笑。 他们点的餐终于送来,吃饭的时候赵柏石聊了很多他在美国念书的趣事,瑞恩因为有相同经验,两人有共同话题,聊天并不枯燥。 一顿饭下来,两人之间的气氛就没那么尴尬了。 「我送妳回去吧!」赵柏石很有风度。 两人至少已经是朋友,瑞恩不再拒绝他。「好,谢谢你。」 「别这么客气!」他站起来,主动帮她拉椅子。「我的车就停在附近,我们一起散步过去,还是我去把车开过来?」 「呃,我一起走过去好了。」瑞恩赶紧说。 赵柏石很有经验,懂得制造机会,听到瑞恩要一起过去,他又笑了。「也好,吃饱了散散步,对身体很好。」 「嗯。」瑞恩点头,被动地跟他一起离开餐厅。 李杰坐在张腾的千万名车上。 在台北市最热闹、车子最多的忠孝路段,这部超高性能跑车能飙出实力的机会当然很低,不过坐在价值台币六千多万的世界名车上面,主要的功能就是耍帅。 「用这部车来跑龟速,会不会太浪费了?」李杰问旁边的先生。 尽管在碎碎念,其实他心里还是爽到,因为坐在这种车上真的超厉害。 「对呀,载你是有点浪费,甩狗仔差不多。」张腾回答。 「喂!你说话会不会太直接了?意思我比狗仔不如喔?」 张腾咧开嘴笑。「怎样?你也爱听假话?」 「拜托,我又不是女人,怎么会爱听假话!」 「唉唷,你污蔑女性喔!」 「少来啦!我不相信你跟女人都说真的。」 张腾没理他。 「好啊,就算都真的,那以前你干嘛跟瑞恩美人说假话?」他提瑞恩。 张腾看他一眼。 「干嘛?我有讲错喔?」 「嘴巴不要太贱。」他冷冷地说。 「唉哟,会骂人喔!」 张腾懒得理他。 李杰嘻皮笑脸的,突然在一个转弯处,他脸上的笑容殭住。「喂,看见没?」 「什么?」张腾开车没理他。 「那个啊!」 「哪个?」 李杰回过头,跟张腾使个眼色。 张腾转头,第一时间就看到瑞恩—— 她井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另一个男的陪伴,两人有说有笑,一起走进百货公司。 张腾的笑容迅速收起来,脸色变得严肃,现在他的车不能停下来,因为这里是全台北最热闹的忠孝东路,他的车只要一停,很可能发生暴动。 车子很快呼啸而过。 「说不定是同事什么的……」李杰尽量把声调放轻。 车子突然加速,让他有一种大事不妙的直觉…… 张腾没回答,车速却越开越快,出市区后,简直就是在飚车了。 李杰突然变得很安静,一直到车子停下来为止,没敢再开口说一个字。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本来吃过饭赵柏石就表明要送她回家,散步到停车场时,他又提议可以逛一下百货公司,借机多走点路运动,瑞恩没有拒绝。 等瑞恩回到家,已经快要晚上十一点了。 「谢谢你送我。」下车前,瑞恩向赵柏石道谢。 「我说过了,别跟我客气,而且现在我们是朋友了,对吧?」他说。 瑞恩笑了笑。 「再见。」瑞恩跟他道别。 「Bye!」他露出自信的笑容。 瑞恩下车,目送他开车离去,然后才自己走回宿舍。 时间已经不早,校园内的路灯虽然都亮起,小路旁边的花圃还是显得很黑暗,社团大楼的灯都暗了,连热音社的贝斯声都已经安静,校园的小道上几乎已经没有学生。 回到宿舍门口,瑞恩拿出钥匙正要开门的时候,被突然从旁边的花圃里冒出来的黑影吓了一大跳—— 她刚要叫出声,就被按住嘴。 「是我。」张腾的声调很低沉。 她抬头看他的脸,他的眼睛埋在黑暗中,也许因为周遭十分昏暗的关系,他的脸色显得很阴沉。 瑞恩从惊吓中恢复意识后,才发现他抱住自己,抱得很紧。 她回过神,第一件事就是挣脱他。「你在这里做什么?」她的声音很冷淡。 经过上次的事后,她不想再见到他。 「这么晚才回来,去哪里了?」他不答反问,声调很冷。 她直视他。「跟你没有关系。」然后这么回答。 她很快地转开门锁,跨进门内—— 张腾突然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扯出门外扯。「妳跟我来!」他拉住她,用力往外扯。 瑞恩愣住了。一开始她忘了要挣扎,因为他从来没有这么粗鲁过,一直被拉到小道上,她回复意识,开始抗拒他。 在路灯下,她终于把他的手甩开。「你干嘛?!」 她又惊吓又生气,虽然他的表情异常严肃,严肃得让她不懂。 他不说话,再次抓住她的手往校外走。 瑞恩第二次甩开他。 他再抓住她,仍然继续走—— 瑞恩终于受不了。 这次她甩开他后,不再说话,回头就跑。 张腾跑两步就追上去,第三次抓住她的手腕,这次他的动作显得强硬,不再容她甩开。 他的意志力似乎很坚定,好像打定主意一定要把她拖走。 这次瑞恩没办法挣脱,就这样被他一路拖到宿舍附近最阴暗的那个停车场。 张腾那部价值台币六千多万的MercedesSLR就停在这个停车场。 夸张的两门跑车,车门如蝶翼般往上伸展打开,瑞恩被拉上车,然后门关上。 她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瑞恩没办法从车内把门打开。 车子很快开出阴暗校园,将近夜晚十一点,台北市区华灯初上,五光十色的夜生活才刚开始。 「你要去哪里?」她问,力持镇定,仍有一点掩藏不住的慌乱。 他脸色少见的冷峻,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瑞恩不再问,沉默地等待目的地。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似曾相识的街道,让她错愕。「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他依旧没有回答。「下车。」站在车门边对她说。 瑞恩下车,直觉即将发生的事情,会让她不知所措…… 「过来。」他再度抓住她的手,把不动的她拉进车旁那中童旧公寓。 踏着一级级往上的台阶,时光回到了六年前…… 她第一次走进这幢公寓,那彷佛还新鲜可口、单纯快乐的过去。 公寓没有改变,跟六年前一样残旧,甚至更加破旧。 顶楼也没有改变,他踢开破门,里面还是一张书桌、两把椅子、一个书架、一张床和一把吉他。 一切都没有改变,时光,好像从来不曾流逝。 他把她拉到床边,瑞恩颓然坐下。 张腾走到桌边,打开一瓶本来就放在桌上的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口水,才回头看她,像回到自己家中一样自在。 「带我,」她问:「来这里做什么?」 瑞恩听见,自己的声音含着不能控制的轻微哽咽。 「妳现在坐的那张床,我们做过什么事?」他突然这么问。 瑞恩心脏一阵痉挛,不相信他竟然会提这种事。 「把那个东西留给我,然后一走了之,叫我怎么忘?!」他突然指责她。 瞪着简陋水泥地板,瑞恩的脑子嗡嗡作响…… 「说话啊!」他低喝一声。 她全身震动了一下。 她要说什么? 难道叫她说,她愿意对他负责吗?好瞎! 她不说话,他就一直瞪她,根本不放过她。 气氛沉闷得快让人窒息…… 「你想怎样?」最后,她问。 「怎样?」他哼一声「妳负责啊!」 果然。「我怎么负责?」她很生气。 他突然走过来,瑞恩只好退到床边。 他上床,她就拚命后退,他欺过来—— 「怕?」竟然这样问她。 她瞪他,除了生气还是生气。 他终于停在把她逼到死角的那个位置。「干嘛怕?」瞇眼,凉凉说。 她不说话,用防备的姿态死瞪住他。 「那天,明明就是妳诱惑我的。」他突然说。 瑞恩倒吸口气,气极了。「你走开啦!」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突然伸手用力推他。 张腾第一时间抓住她的手,不料瑞恩用尽全身力气跟他拚,两个人就这样一起滚到床上—— 「喂,不要再来一遍喔!」他还有余裕戏谑地警告。 瑞恩快被他气死,她很想打他,可是他已经有防备,瑞恩的两只手都被他牢牢被他握住…… 最后,两人竟然就停在一个最尴尬的姿势—— 除了双手之外,她被他死死地压在床上,身体紧贴着彼此,衣物也隔不开两人身上散发的热度…… 他的目光突然浑浊起来。 瑞恩脸孔发热、一颗心提到喉头…… 当两人之间只剩下喘息的时候,情况几乎就要失控了!关键的那一刻,瑞恩忽然回过神用力推开他—— 张腾跌坐在床角,瑞恩已经迅速爬起来,从床边逃离。 她靠在对面墙边,还在喘气…… 他们瞪着彼此,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两人之间发酵,将他们扯进陷入深不见底的阱陷里……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我送妳回去。」他说,声调明显已经回复冷静。 瑞恩没说话。 因为那一刻,她已经发现自己没办法再否认的事实。 每一次,只要他们见面几乎都会擦枪走火,而且次数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不能控制…… 她开始害怕。 真的害怕。 对于自己的心,不再自信。

「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妳。」 坐在张家狭小简朴的客厅里,李雨欣的表情很感慨。 张玥伶端来一杯茶,安静地坐在李雨欣对面。 「这些年,妳过得好吗?」突然见面,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李雨欣只好客套地问。 张玥伶看着她,忽然笑了。「很好。」她的眼神没有笑意,声音有一点干涩。 李雨欣突然意会到,自己说错话了。 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当然算不上好——至少,对当年音乐系最出名的才女张玥伶来说,这样的际遇说明了,她的生活并不如意。 岁月,在张玥伶的脸上留下了风霜。 她看起来比责际年龄老了一点,当然完全比不上养尊处优、保养得宜的李雨欣。任何人都能了现,张玥伶的生活过得并不如意。 李雨欣有点羞愧,因为她竟然问了一个蠢问题。 尴尬中,李雨欣不自在地环顾四周,很快在小客厅里,发现一架边缘都已经磨损的钢琴。她愣了一下,那架最普通的直立式钢琴,看起来至少有三十年以上的历史了。 「我们,至少有二十年没见过面了。」张玥伶终于开口。 她的声音却仍然如同少女,细、秀气,跟大学时代一模一样,仿佛岁月并未经过许多年…… 「是,大概有二十年了。」李雨欣回过头,感慨地说。 「二十二年了,阿腾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张玥伶平静地更正。 李雨欣屏息。 当年,张玥伶并没有完成大学学业,在大四毕业典礼前一年的秋天,张玥伶就突然办了休学,从此消失,成为传说。 李雨欣感叹的是,难得张玥伶还记得自己。也许,就像自己也仍然记得她,她们难忘彼此,因为对方曾经是自己音乐上的劲敌。 当年张玥伶总是第一,她总是第二。 第二对于第一,总有一种瑜亮情节。 也或许,这种情绪只发生在她自己身上,有可能总是第一的张玥伶,其责从来没有把她当成对手…… 「当年我离开学校的原因,现在,妳必定猜到了。」举杯喝了一口茶,张玥伶淡淡地这么对她说。 李雨欣是猜到了。 她调查过张腾,父不详。 二十二岁的张腾,当年在张玥伶的肚子里,就是迫使张玥伶突然办休学最主要的原因吧? 在那个保守的年代里,那么优秀又骄傲的张玥伶,未婚生子,自尊必定不容许她再回到学校,也因此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 李雨欣突然想到瑞恩…… 她皱起眉头,一股母性的本能,让她心中突然充满焦躁感。 「我来找妳,其实是为了妳的儿子张腾,还有……」李雨欣直视张玥伶,她告诉自己,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还有我的女儿,瑞恩。」 张玥伶抬起头,望着她。 李雨欣的眼神变了,她变成一个焦虑的、一心只想保护自己女儿的母亲——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在内心里,她其实是同意丈夫的做法的! 尤其在见到张玥伶、看到她现在的处境后,李雨欣更在内心发誓,她绝不能把女儿交给像张腾这样,连自己都养不活自己、一无所有的人—— 绝对不能!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用最初的心情跟他交往…… 她真的办得到吗? 跟玉娴聊过后,瑞恩开始反省自己的心态。 也许,每个人都有某些没办法对人解释的事,就算面对最爱的人也一样。 像她,每次张腾送她回家,她只敢让他送到巷口,而且也从来没有跟他说明过不敢让他送到家门口的原因。 但是,他井没有像她一样小气,因为这件事情跟她计较。 瑞恩想得越多,就越觉得自己很幼稚。 还有一次他们一起出去夜游,张腾知道母亲打电话来,就直接把她送到玉娴的公寓,虽然他没有说理由,但她明白他在为她着想。 但是,要她现在立刻找他,她还是办不到。 早上瑞恩下楼准备上学,看到佣人正在准备早餐。 「我妈呢?」她问佣人王嫂。 「太太昨天出门,还没回家。」 「没回家?我妈去哪里了,怎么没告诉我?」她知道父亲出差,没听说母亲也出门了。 「太太交代是到中部拜访朋友,今天中午前回来。」王嫂回答。 「噢……」瑞恩有点困惑,但也没想大多。 瑞恩到学校后,玉娴看到她就问:「好多了吧?」 「嗯。」瑞恩精神稍微好一点,但心结还是没有完全解开,所以笑容还是有点勉强。 「还需要一点时间吧!」玉娴体贴地说:「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了知道吗?」 听到玉娴这句话,瑞恩情不自禁用充满感激的眼光凝望玉娴,还拉住人家的衣角撒娇:「玉娴,妳真的对我好好喔!」 「嗯,」玉娴露出牙齿,像摸小狗一样摸瑞恩的头。「终于相信上辈子我是妳妈妈了吧?」 「咦?!」瑞恩额头暴觔。 玉娴奸笑。 瑞恩还是很感动地对她摇尾巴。 也许,真的还需要一点时间吧。 因为放不下,所以她明白…… 时间,也许真的是最好的药。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忙着打工,张腾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到台中老家。 他与母亲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老公寓,就在逢甲大学附近的巷子里,几乎从他有记忆起,就一直住在这幢小公寓里,从来没有搬家。 张玥伶看到儿子突然回家,似乎很惊讶。 「怎么突然回来了?」她问儿子,笑容看起来有点勉强。 「看到儿子不高兴?」抱住母亲:「因为想妳啊!他笑一笑,突然上前」低沉感性地说。 张玥伶心一酸,本来应该高兴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儿子的贴心让她想哭。 「都这么大了,还撒娇!」她轻拍儿子一下,把他推开,不让他看到眼眶快涌出的泪。「中午了,饿不饿?」 「饿。」她对母亲笑。 「再等一下就吃饭了!要回家也不打电话说一声,还好今天早上我有出门买菜。」她喃喃念道。 「嗯。」他吟一声,看着母亲走进厨房,那瘦小的背景…… 那么娇弱的身体,还是撑过了这二十多年,独承受生活的艰苦,把他养大。 放下简单行李,他环顾这间与妈妈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公寓。 四年前他离开台中,到台北念书,开始打工,半工半读维持学业。 他很少回台中,因为打工占了他太多时间,联署假都没办法回家。 为什么突然回来…… 其实,他也不清楚。 可能,人累的时候就会想家,想看妈妈。 「吃饭了!」半小时后,张玥伶端着刚炒好的菜走出厨房。「快来帮忙,把饭桌准备一下。」她吆喝儿子。 「噢。」正站在客厅里玩钢琴的张腾,把琴盖放下,慢慢走向张家的小饭厅。 饭热菜香,只要闻到妈妈的味道,他被压力塞满的心就会舒缓下来…… 舒缓下来,然后放空,休息,等到休息够了,才能再回到台北,之后又重新被生活与梦想的压力塞满,厌倦,再回到母亲身边,放空,休息,再回到台北…… 周而复始,这就是他现在的人生。 吃过饭,张玥伶显得很沉默,子回来时,跟所有做母亲的一样,不像以往,儿总有一杂筐话要说要问。 「怎么这么安静?」他问妈,边拨着吉他。 这次,他把吉他也带回来了。 「听你弹吉他啊,」张玥伶笑了笑。「什么时候学会的?妈怎么不知道?」 他咧开嘴。「妳不知道的事多了。」 「还有什么事?」 「我签约了。」 「签约?签什么约?」张玥伶听不懂。儿子一向言简意赅,有时连她都要猜。 「唱片公司跟我签五年约,他们答应我,一年后会发片。」张腾淡淡解释。 张玥伶愣住。「真的吗?」她问:「你签约怎么都没跟妈说?」 「现在不是跟妳说了?」 张玥伶屏息,安静了片刻。她很快就释怀了因为儿子一向独立。 「不必担心,合约我给律师看过了。」看出母亲的忧虑,他轻描淡写地说。 「现在你在念书还要打工,会不会太辛苦了?」张玥伶关心儿子。 他撇嘴,笑了笑。「有妳辛苦吗?」抬头看她一眼。 张玥伶愣住。 这句话,又让她酸到心底。 放下吉他,张腾站起来。「很久没回来了我到附近走走。」 张玥伶也站起来,脸上没有笑容。 「有事?」张腾看出来。 张玥伶抬头凝望儿子,沉默了一会儿。「你晚一点再出去,陪妈聊一聊。」她终于对儿子说。 「嗯。」他立刻坐下。 张玥伶也坐下。 「聊什么?」他笑了笑。 因为母亲的表情太忧郁,让他牵挂。 「最近,有交朋友吗?」张玥伶问得很突兀,因为她责在不知道怎么开口。 「朋友?」他挑眉。 「嗯,女朋友。」她只好直接说。 张腾看着母亲。「怎么突然问这个?」 张玥伶用笑容化解尴尬。「你都快大学毕业,年纪也不小了,我做妈的人当然会关心。」 他看着母亲笑,靠在沙发上,跌起长腿,侧头看母亲。「怎样?怕妳儿子嫁不出去?」 张玥伶笑了。「对!怕你嫁不出去,这样可以了吗?」 他咧嘴笑。「那妳养我一辈子啊!」 「胡说八道!」张玥伶不予置评。 张腾笑得很坏。 「那个女孩子叫瑞恩,是吗?」张玥伶突然说。 张腾的笑容冻住。 「她的母亲,来找过我。」张玥伶选择直接说出口。 张腾的笑容完全消失,不笑的时候,他的表情是严肃的。 「其宝,我不知道要怎么说,」张玥伶看着儿子,她的心很痛,但是话却还是要说出口:「如果你不想谈的话,妈不会多说一句。」 他没说话。 张玥伶看着儿子,容色渐渐忧伤。「有一个很长的故事,妈想跟你说,可能要花一点时间才能说完。」她对儿子这么说。 「说啊,我在听。」张腾终于说话,他的眼色很淡,淡得接近寒冷。 张玥伶看着儿子。 她很清楚,每当张腾有这种表情的时候,代表他正在对抗…… 小的时候,这样的表情代表受伤,长大了就是对抗。 都是因为她这个做母亲的无能,让自己的儿子在成长过程中受过大多伤,因此他才必须要对抗…… 而现在,她却必须亲自把伤害加诸在他身上! 明知道出口的话会伤害儿子,张玥伶却还是必须说清楚,因为她知道李雨欣说得没错,再拖下去,时间只会让伤害更深。 「那个女孩子的母亲来找我,原来,她竟然是我的大学同学……」 张玥伶开始说一个长长的故事,从二十多年前说起,说到她失学的伤痛、说到她未婚生子的悲哀、说到她重见故友的惊慌,说到她多年来一事无成的惭愧…… 「不管你认为爱情有多重要,如果她的家人看不起你,她就没有幸福。」 「幸福?两个人相爱就叫幸福!」 「如果这就叫幸福,那么,你认为妈的幸福是什么?」她问他:「当年,妈难道没有期待过自己的幸福吗?」 「这是妳自己选择的命运。」他很少这么残酷。 但现在,他们母子对彼此残酷。 「对,这是我自己选择的命运。因为爱上有夫之妇,自以为是、毫无顾忌地抢夺别人的丈夫,一手造成我自己悲惨的命运。」她笑了,笑得很忧伤。「但是,如果把一切都怪罪给命运,又大懦弱……」 他不再说话。 「当我再次看到李雨欣那一刻,我才明白,如果人生还能再重来,我不会再为了爱情和还未实现的幸福,离开我最爱的音乐。就算必须失去你,我的儿子。」她的口气很坚定,也很悲伤。「但是时光不会重来,现在,就算是懦弱,妈的人生已经走到这个地步,我也无能为力了。」 他眸光闪烁,况默,严肃。 「你呢?你的人生要怎么选择?如果相爱是两个人的幸福,那么你一个人的幸福是什么?是音乐吗?你一个人的幸福是音乐,那么那女孩一个人的幸福呢?她的幸福是什么?你问过她吗?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把她拖进你自以为是的,两个人的『幸福』里?」一连串犀利的问题没有答案,就结束在残酷的问话里。 张腾完全答不上来…… 他面无表情。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晚上十一点,瑞恩的手机响了。 这次,她毫不犹豫接起手机。 「喂?手机那头跟上次一样,没有出声。 「是你,对吗?」瑞恩知道是他,因为来电显示他的号码。 几秒钟后,手机传出钢琴声…… 他用琴声回答她的疑问。 那熟悉又激昂的琴声,勾起瑞恩的回忆,却让她内心隐隐不安…… 母亲年轻时经常弹奏这首曲子,她永远不会忘记,因为这首曲子的诞生,背后有一个美丽又无奈的爱情故事。天才作曲家与伯爵千金Giulietta跨越年龄与身分彼此吸引,也注定这是一场没 有结果的爱情。 贝多芬Moonlightsonatamvt3. 月光·第三乐章。 从那天晚上过后一个星期,瑞恩都没有再接到张腾的电话。 他们之间,好像在一夜之间,就突然冷得就连玉娴问她现在的状况怎么样,都答不上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瑞恩也不知道原因,那一夜她也只听到手机里的琴声,他一句话都没说过,然后就这样突然没有联络了。 也许,他在等待她打电话给他? 十天之后,这样的想法在瑞恩心中越来越被肯定。 第二天早上,瑞恩在学校拨手机给张腾。 手机接通,他没有说话。 「喂,是我。」她的声调有一点颤抖。 是因为太久没有说话的关系吗? 「嗯。」他低哼一声,没有接话。 气氛有点尴尬。 瑞恩还是鼓起勇气,跟他说:「我想跟你见面。中午我们在旧大楼的花园见,可以吗?」 等了几秒锺,瑞恩才听到他回答。「好。」 「那,等一下见。」匆匆挂断电话,她的心脏突然跳得很快。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他的声调多了过去没有的冷漠,那种冷漠,跟过去他惯有的冷淡不同……她就是有这种感觉。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因为教授课多拖了十分锺才下课,瑞恩气喘吁吁跑到秘密花园的时候,张腾已经站在那里等她。 他的眼神很深沉,像一潭深池,她看不透。 瑞恩走到他面前,这一小段路,她努力把自己的心情调整好。「为什么没有再打电话给我?」她很认真地问他。 他没有回答,脸上也没有笑容。 不安的感觉莫名其妙地又在瑞恩心中窜起,她勉强自己微笑。「没关系,反正我打给你也一样。」 他别开眼,没有看她。 瑞恩只好把想了一夜的话,主动跟他说:「你不解释也没有关系,我不会再在意你学妹的事了—— 「分手吧!」他突然这么说。 冷淡的声调,像一把锐利的刀,割断了她一厢情愿的倾诉。 瑞恩倏然安静下来,脸色苍白。 「妳妈来找过我,要求我们分手。」他告诉她,冷漠的眼眸直视她怔仲的眼睛。 瑞恩不能说话,那一刻,她好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她没有想到,一向最支持自己的母亲,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找我无所谓,但是她找上我妈。」张腾的声调从冷淡变成冷漠。「找上我妈,一切就不必说了。」 他冷漠的表情,让瑞恩心慌。 「你说,」她的声音颤抖。「不必说……是什么意思?」睁大眼睛,她的嘴唇几乎没有血色。 他瞪着她。「我们,玩完了,就这样。」决裂的字眼,简单却明确地从他口中吐出来。 玩完了?瑞恩睁大眼睛。 她没有办法了解,他的「玩完了」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说这种话?为什么要用『玩』这个字?为什么要这么容易就说分手……」她苍白地问他,严肃认真颤抖地连续问了三个「为什么」。 然后,在他回答之前,瑞恩的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流下来,弄湿了她整张脸,还让她尝到了泪水的滋味。 张腾的目光没有离开过她的脸,眼神却依旧那么冷漠。 好像…… 他根本就看不见她的眼泪。

「我说话就是这样。怎样?听不惯?」他的眼神冷漠。 她摇头。「你以前说话不是这样——」 「随便,」他用一种冷淡的声调打断她。「分手就没什么好计较了。」 他一再提分手,瑞恩却没办法一下子接受,她伸手用力擦掉眼泪,试着分析:「我妈去找伯母的事,我跟你道歉,但这跟我们的事有什么关系?当时我们在一起,难道经过我妈或伯母同意吗?」 他看了她一会儿,没有立刻回答,好像在思考答案。 「很伤脑觔……」 「什么?」他突然那么说,瑞恩不明白。 「想找一个理由跟妳分手,」他冷着眼,慢条斯理说:「妳又不接受,既然这样,就不必麻烦了。」 「你在说什么……」 「其责也没什么理由,就觉得,应该分手了懂吗?」 瑞恩怔怔地看他。 「不懂?」他沉声笑了笑,直视她认真的眼睛。「讲这么白其实很伤人,不过,既然妳不懂,那还是直接说好了。」 她没说话,紧抿着唇看他。 「知不知道,我跟学妹,为什么分手?」他突然问她。 听到学妹两个字,她更沉默。 「老实说,现在我才知道,我不太喜欢会闹情绪的女生,安慰也不听,会让我觉得很烦。」他声调很慢,没什么情绪。 「你想说什么?」瑞恩没有表情地听。 「她跟妳不一样,」他往下说:「她不会闹情绪,不过在一起久了选是会烦,其实分手也没什么原因,大概,就是在一起久了,感情淡了。」 淡了?这两个字,不知道为什么让瑞恩想哭,虽然他说的人并不是自己。 「以前,我以为女生闹情绪还满可爱的,跟妳交往以后,才知道累」他一惯淡漠的语调说:「这种感觉,就跟感情淡了一样,很像。」 瑞恩脸色更苍白。 「男人累了就会烦,烦了就想分手,所以,看到妳很自然就把分手这两个字说出来,就这样。」 他讲话的样子像是陌生人,瑞恩觉得自己好像从来不认识他。 那么冷漠又那么伤人的语调,如果是骗她的,怎么可以这么完美? 「你是真的,要分手吗?」她认真问他,不再哭了。 他靠在树边从口袋拿出烟,第一次在她面前抽烟。「不然?假的?」他哼笑,口气随便。 他的随便跟她的认真,成了强烈的对比。 「既然要分手,为什么还要弹吉他?为什么还要弹钢琴?」她固执地问他。 他挟烟的手停在空中。 片刻的沉默,让她的心揪紧。 「喜欢吗?」他突然间,吸了口烟。 她不懂,在烟雾中她寻找他的眼睛。 「女生都喜欢这套,妳也不例外吧?」他淡淡问,低笑。 看着他的笑,她的心发冷。 「就算现在不分手,最近也没空见面。」他说:「最近刚跟唱片公司签约有发片计划,以后大概没时间跟妳见面了。」 本来应该为他高兴的事却让她迷惑:「是因为这样,所以要分手吗?」 他想了一想,然后回答她:「原因之一吧!」踩熄烟头,他问:「怎样?现在说再见?」 说再见?她心痛,因为他说得太容易。 她没有办法说话…… 没有办法像他一样,无所谓的说再见。 「以后不太一样了,没办法保证还有时间跟妳在一起,所以,说是因为这个理由分手也可以,也算其中一个原因,」他说,直视她迷蒙的眼睛。 「你的感情,一向是这么随便的吗?」她反问,带着指控的责备。 「说随便也可以,」他不在乎,甚至低笑。「妳高兴就好。」 他的态度,随便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瑞恩第一次认识这样的他,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随便得这么残酷。 「该说的话,应该都说清楚了。」他准备离开,笑着,冷淡地对她说:「不必现在决定也没关系,恨我的话,随时来找我摇狠话好了?我可以承受。」 她还没办法反应,他已经转身走开。 恨我的话,随时来找我说狠话好了…… 他怎么可以,笑着说出这样的话? 她不懂,他是真的想分手吗?如果想分手的话,为什么还对她微笑?如果只是开玩笑,为什么要说那么伤人的话? 瑞恩闭上眼睛,流不出眼泪,但是心很痛。 她不知道要怎么做。 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可以像他一样…… 笑着说再见? 用最初的心情去跟他交往,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如果她不在意,其实就不会困扰两人…… 是她太认真了吗? 太认真,所以没有看见事实的真相。 太认真,所以根本不了解,男人跟女人真的不一样。 不然,为什么两个人的想法会差这么多?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小恩。」李雨欣来到女儿房间。 瑞恩回头看母亲一眼,视线又回到窗外。 对母亲,瑞恩没有怨恨,因为她知道母亲是出于保护她的好意,只是这样的好意,让她不能承受。 所以现在,她真的没有办法跟母亲说话。 「朱阿姨的儿子,小时候你们常一起玩的,妳还记得吗?」李雨欣主动陪笑脸。 瑞恩摇头,没有表情。 「那么久没见面,妳一定忘了!没关系,他上个礼拜刚从纽约回来度假,妳要不要跟他见个面?」 「为什么要跟他见面?」瑞恩的态度很冷漠。 「因为妈觉得,你们也算是青梅竹马嘛!他难得从纽约回来,请人家吃一顿饭也是应该的,何况,妳应该多交几个朋友,妳爸也是这么说!」 瑞恩转头凝望母亲。「为什么要交朋友?你们不是不喜欢我跟男生交朋友吗?」 李雨欣愣了一下,然后尴尬地笑一声。「朱阿姨的儿子,妈跟爸都很放心。」 除了找张腾和他母亲谈判,李雨欣对自己的女儿,用的是另一种方法。 这是她和丈夫谈过后想出来的对策。与其让瑞恩自己去认识朋友,不如由父母来过滤女儿的交友对象,这个方法傅明宣倒很赞成,不再反对瑞恩交男朋友。 瑞恩回头瞪着被单,不再说话。 自从跟张腾见过面后,她就生病了,这两天都没到学校,不去上课,整天关在房里,躺在床上。 「多交几个男的朋友,这样才会真正了解,什么样的人适合自己——」 「这样,可以了解男生心里在想什么吗?」 瑞恩突然打断母亲的话。 李雨欣愣住。「妳说什么?」她有一点惊讶。 「多跟几个男生交往,就可以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吗?」瑞恩再问一适,态度很认真。 一时间,李雨欣显得有点迷惑。「也不是这么说——」 「只要回答我是或不是就可以了。」瑞恩只要答案。 李雨欣皱起眉头。 她本来想否定,但回念一想,现在就算瑞恩的想法不对,她也不应该立刻否定,因为她确实希望女儿跟其它男生交往。 「这样说,也不能算错。」奉驯固念头,李雨欣这么回答。 「是吗?」瑞恩的表情变得丽肃。「既然这样,一起去吃饭也好。」 李雨欣睁大眼睛,「真的吗?那么,妈就约朱阿姨的儿子出来,你们一起出去吃顿饭?」 「好。」瑞恩点头。 「那么,等妈把时间约好,再告诉妳。」李雨欣不放心,再确认一遍。 「嗯。」她别开眼,望向窗外。 没想到瑞恩竟然会答应,李雨欣很高兴。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可以肯定,一定有事情发生了。 应该跟她去找张玥伶有关系吧?她想。 不管怎么样,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那妈先出去了。」她伸手探了探女儿的额头。「等一下妈会叫王嫂拿感冒药上来,要记得吃药,知道吗?」她关怀地叮咛女儿。 瑞恩呆板地点头。 女儿的反应李雨欣看在眼底,但她井不担心,反而认为这只是一时的现象。 她明白,瑞恩是第一次恋爱。 这种事,总要经历过短暂的痛苦,才能真正放弃。 李雨欣离开房间后,瑞恩坐在床上,继续凝望着窗外。 她的视线很远、很迷蒙,…… 两天过去了,一个人的时候,她的泪水就会突然冒出来,没办法流干…… 怎么办? 好像在做梦一样。 她一直不相信,两个人真的就这样分手了。还是,他们其实根本没有在一起过?她开始怀疑。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一个月过去,他没有再来找过她。 「……我爸妈结婚的时候才最好笑!因为我爸姓毛,所以喜宴门口就贴了『毛朱』联姻,听起来好像『毛猪』联姻,好笑吧?!」毛浚棠一路都在说笑话。 但是瑞恩没笑,就算微笑,看起来也很勉强。 「我说的笑话不好笑?」毛浚棠在路口停下来,终于忍不住问。 「嗯?」瑞恩回过神。 「妳没听见吗?」他问。 瑞恩愣了一下。「呃,对不起,」她脸红了。「因为,我刚才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所以……」 「OK!」毛浚棠叹气。「一定是我讲的笑话,真的很不好笑!」他用他那独特的、带着异国腔调的国语抱怨。 「不是这样的,」瑞恩急忙解释:「是我的错,我根本没注意听……真的很不好意思。」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只好鞠躬。 毛浚棠突然拉住她的手臂。 瑞恩抬头看他。 「不要鞠躬,我说真的。」他对她笑,那笑容很Man。 下意识的,瑞恩想收回手,可是他却捉得很紧,她的手臂一时间挣不脱他灼热的手掌。 毛浚棠的眼眸闪了一下,掠过一抹隐晦的笑意。「如果要鞠躬的话,不如Kiss一下?」咧开嘴,他的声调突然变况。 他诡异的声调让瑞恩紧张起来,她后侮,不应该答应他每天见面。 虽然她从来没有忽视过,从纽约回来的他,是一个很有型的男人。 他不但有型,而且幽默、聪明,这样的男人,又何必一整个月陪她,跟她说冷笑话…… 她又做错什么了吗? 「妳,好像一直都很不专心?」毛浚棠声调变得更低沉。 他的眼神变了,瑞恩忽然觉得自己的手臂被握得太紧,他们的距离好像也太近了…… 「这样,」他对她笑。「可不行。」 他的笑容不太对劲,跟以往很不一样。「那我不要想事情,从现在开始专心好了!」她装傻,想趁机挣开他的手。 毛浚棠却不放手。「好呀!」他笑。「亲我一下,证明妳现在开始专心。」 瑞恩呆住。拚命摇头,被他突然变成另一个人吓到。 「不好?」他瞇眼,「氏笑。「那,我亲妳也可以。」 话刚说完,他突然压上来。 瑞恩傻眼,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慌乱中只来得及转开脸—— 然后,她愣住了。 那瞬间,毛浚棠也很快发现,瑞恩的表情变了。 顺着她怔仲的目光,他转头,看到两个男人。 李杰瞪大眼睛,嘴巴张得超大,整个无法置信,不知道现在什么状况。 李杰旁边,张腾面无表情。 毛浚棠回过眼,犀利的目光开始研究瑞恩,最后确定她的视线强在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脸上…… 诡谲的笑意掠过毛浚棠的眼眉,他突然叫她的名字:「瑞恩?」 「嗯?」瑞恩无意识地回头。 然后,毛浚棠就吻住她的唇—— 那一刻,瑞恩整个吓傻了。 虽然毛浚棠很快就离开她的唇,她已经整个呆住,没办法反应,只能用错愕的眼神死死瞪住毛浚棠,完全没办法相信,他竟然愉袭自己…… 等到瑞恩回神,慌忙回头望向原来那个方向张腾已经不在了。 刚才,是错觉吗? 她不知道…… 只能绝望的希望是。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李杰没想到,会在唱片公司附近遇到张腾的女朋友,还看到那让人心脏差点麻痹的一幕。 进公司前,李杰的眼睛还是瞪得很大,在电梯里他终于忍不住吼:「喂,你到底装什么酷啊?」 张腾没吭声。 「她跟别人在一起耶!还被别的男人亲耶!现在装酷很威吗?!」 张腾看他一眼,眼色很冷。 「你不在乎喔?」李杰追问。 他不说话。 「钦钦,我说你是不是气疯了?」李杰开始担心。 电梯升到公司那一层,张腾跨出电梯就直接走进公司,好像根本没听到李杰说话。 李杰急忙跟进去。 跟公司的人打过一轮招呼后,进录音室前李杰又追问:「干嘛?不爽你就打嘴炮啊!不然我会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你说呢?」张腾随口反问。 「啊咧?」他傻眼。「我怎么知道——」 「我们分手了。」张腾突然说。 李杰愣住了…… 「分手?!」三秒后,李杰一出定就开始鬼叫:「现在什么状况?你们为什么会突然分手?!」 「要跟你报告?」 「喂,好歹我是你经纪人,这件事我应该知道一下吧!」 张腾吟笑一声。 看他那不在意的模样,李杰起疑:「真的分了?」 张腾看他一眼。 李杰不死心又追问。「喂,我问你是不是『真的』分了?」 「她妈来找过我。」张腾突然说。 「她?」李杰挫到。「她妈找你干嘛?」 张腾在录音室门口找把椅子坐下,拿出烟。「叫我跟她的女儿分手啊!」他点烟,吸了一口。 李杰把他手上的烟拿走。「喂,你等下要试唱!」抢过来自己抽。 张腾瘫在椅子上,脸色冷淡。 「她妈来找你,然后呢?」 「什么然后?」 「然后啊,你怎么说?」李杰问。 「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说?」张腾答得很干脆。 李杰愣住。「啊?因为这样,所以你就跟她分手了?」 「不然?」张腾的态度很冷漠。「你也知道,我怕麻烦。」 麻烦?李杰皱眉头。 「以前我不是就提醒过你,她很麻烦?」李杰煮他。 张腾看他一眼。「知道跟试过是两件事。」 李杰「瞎」一声。「不会吧!你试过?」 张腾懒得理他,站起来走进录音室。 李杰追到音控室,上上下下把张腾看一次,然后才说:「喂!我发现你很怕他!分手还可以这么冷静,连眉毛都不皱一下!你心什么做的喔?」 张腾瞪他一眼。 「矣,虽然以前的我知道,你把妹很高段,分手也很干脆啦!以前几个就不说了,可是这个不大一样,刚才还脸色发白咧!我看以后你真的红了,能比现在还没人性——」 「闭嘴,」张腾冷冷打断他。「现在我没心情讲这个。」 「喂喂,我有讲错吗?现在没心情,那什么时候有心情——」 张腾直接走进录音间,拿起耳机,态度开始认真起来。 李杰这才发现,张腾指的是工作。 他傻眼。 工作,比女人重要吗? 好像大概是她…… 从以前开始张腾就是这样,他怎么忘了? 李杰皱起眉头。 大概因为,有一段时间,张腾刚跟那个瑞恩美眉在一起的时候好像有改变,只不过那段时间很短就是了…… 到底有多短? 站在音控室,李杰瞪着录音间里的张腾,抱着胸认真想很久…… 短到,竟然连他也记不清楚了。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小说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6165澳门金莎总站第七章 月光·第三乐章(下) 郑媛

上一篇:第七章 月光·第三乐章(下) 郑媛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