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是孩子们的_生活散文_好文学网
分类:轻小说

尽管三下乡已经结束了一个星期了,但是很多后续工作还在继续进行,在我问“红土情缘”社会实践队的邓康三下乡结束后现在在做些什么,是否会时常想起三下乡时,他先是简单说了下他的近况,然后用爽朗的语气回复第二个问题:“当然会啦,特想话剧那些孩子,还有和队员们一起工作的日子。”

我一直都觉得小孩子的世界是纯真的,干净的,没有半点杂质,就算打架吵闹,也是这一秒哭,下一秒笑,或许也只有他们这个年龄才能这样随心所欲地闹,肆无忌惮地哭,随后再乐呵呵地玩耍,很羡慕很羡慕这个时候的他们。

时间匆匆,今天已经是支教的倒数第二天了,空气中弥漫着即将分别的哀伤,孩子们似乎感受到这一种别离,他们也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了他们对我们的不舍。

我对他说的那部话剧《洪水,点燃生命的感动》记忆犹新,不由自主地夸了句:“你们的话剧演得很棒。”

近这两天我都因为上课内容而郁闷,因为服装作品而苦恼。今天由一件服装引发的纠纷案让我铭记在心,为她们的纯真,为她们的友谊,我深深感动着。

这几天来,孩子们给我们写了一封又一封信,不停地有孩子送信来宿舍。纸上集满了孩子们的不舍,一笔一画都是他们用心去做出来的,透过那张小小的卡片,我们真切地感受到孩子的真心。我们常常会责骂孩子们不懂事,但是他们会在信中表达他们的歉意,他们是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看似调皮的他们也会有真性情的一面。与同伴们在宿舍拆开一封又一封满载爱意的信,是又开心又感动,尽管信里会有很多不会写的字用拼音代替,还有些错别字,让我们看了忍俊不禁。十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长到我们可以教给孩子们许多知识,却也短到我们还没记熟每个孩子的名字就要说分别了。

他谦逊地回答:“其实服装和道具方面做得不好。”

有限而单调的材料,想弄出好看的衣服真的很难很难。在一开始灵感突发的时候我就画了一系列的服装,小孩子们都很喜欢,我那时心里压根没底,因为自己的动手能力实在是太差太差了!在经过一番折磨之后,我终于把第一件裙子做好了,女生们都很喜欢,虽然简陋,但是她们从来没见过的模样。在后来的设计完工,我都坚信我能做好,然而,小欣却和我说她不喜欢黑色,其实在内心深处我却觉得黑色适合她,无奈,我只好用白色的塑料袋重新做一条裙子。苦干了一个上午,裙子终于有了雏形,虽然有点随便,但还是满足了小女生的公主梦,可我没想到我有点满意的作品却引起了一番风波!

这十天对我们人生来说是一次很有意义的体验,对于孩子们来说,是他们童年很特别的一个暑假,人生漫漫,我希望我们会有下一个十天,待那时,我们会遇见更好的你们。

“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到孩子们很认真地去演,该表达的东西也都表达了出来。”

下午,很多小女生都提前来上课了,她们很喜欢来看我弄裙子,今天也不例外,一开始她们都觉得我新弄的白色裙子好看,正当我高兴时,一个小女孩摸了摸裙子,低声说到:穿这些东西不会很搞笑吗?全都是垃圾袋,好丑啊!我的内心又瞬间跌入了低谷,担心着小欣会不喜欢。后来我的专属小模特们都来了,她们看到裙子一开始都是在纳闷,因为不知道怎么穿,在我询问时,她们也只是摇头不做声,看不出她们有多么明显的表现,我只能姑且认为她们有点喜欢。

“因为我对他们比较严格,”他沉默了一下回答:“18号那天还把他们拉去和其他几个第二课堂的互相表演,一是因为总是在那排练太无聊,二呢,想让他们知道其他的第二课堂演的有多好,第三呢,也是重要的一点,师姐来考核的时候,他们紧张了,所以我要训练他们的胆量。”

在后来的课程中,或许是因为天气太闷热,又或许是因为靠近离别,平时上课很认真的小孩子都有点心不在焉,而我一直在苦恼作品的事,也没多注意孩子们的情绪。后来钥钥跟我说她不想演出了,而小欣却说她想要一双翅膀,后来无论我问什么,迎来的却是扭头就跑的她们。看到郁郁寡欢的孩子们,而我也极度的身心疲惫,我有种想要放他们飞的念头,因此下半节课,我都让他们自由活动。

白水小学的孩子平时几乎没有什么节目活动,就连美术舞蹈手工课都没有,几位主演在这之前也没有接触过话剧,表演基础比较少,并且很容易怯场。主演是个男孩儿,别人一笑,他演的时候头都不敢抬高。但是,在后晚会正式表演时,每个人都表演的很大方。这还是因为邓康的“适当严厉,适当放松”的教导方式有关。

溜达在校园的四周,我发现了沉默的钥钥,靠近才发现她的眼圈是红红的。我问她怎么啦,她只是摇摇头。我又想起小欣的话,问她是不是想要翅膀,她摇了摇头,问她是不是不想表演了,她还是摇了摇头,无论我问什么她都是摇头。无奈我只能去队员哪里寻安慰,讨论了许久都没有结论。

“我教他们都是鼓励与压力并重,一直跟他们强调时间问题,还有其他的节目有多好。适当严厉,适当放松,不让他们太压迫,同时给予一定的压力。”

后来从另一个孩子哪里得知,钥钥是因为喜欢那条裙子,羡慕那条裙子有翅膀,有裙摆。孩子们的世界就是如此,喜欢,求而不得因此哭泣,她们用原始简单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后来我安慰她说:每一件衣服都是老师的心血喔,每一件都有它的独特之处喔,而且老师觉得紫色好适合你啊!这样好不好,老师帮你们都改一下好不好,加翅膀,加蝴蝶结。她点了点头。后来小欣找我,问我可不可以换裙子,我内心为她们的之间的默契和情谊感到高兴。

他摇了摇头说:“更不如说,是因为孩子们比较喜欢话剧,对话剧这种“未知”的东西,有一种强烈兴趣,所以他们才会那么用心,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能将这个剧本演得那么好。”

当我再向钥钥提起这件事时,她只是摇摇头说要原来的那一套,然后就跟小欣一起玩耍,笑得很灿烂。

在问到是按照什么标准来选角时,他说:“我是让他们自己选的。”

小孩子的世界,就像这样,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哭也好,笑也罢,都是他们的直接的心情表达,只因为他们简单。很羡慕很羡慕他们呢,或许是自己所处的世界太复杂了吧,多一点纯真,少一点套路,人与人之间会变得更好吧!

话剧第一天选人的时候,队长带了六个人过来,都是女生,人数比邓康预料的要多,然后他在上完第一天课时就告诉她们要是想去其他的节目也可以的。

(供稿单位/岭南师范学院法政学院小太阳社会实践队 撰稿/廖燕红)

“那时候其实我希望能减少一点人,可是她们都不想离开,第二天还把班上一个男同学拉进来,因为我说缺男生。”

除了男生的角色是固定的,他让孩子们自己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角色,然后再进行适当的调整。

“因为在演的时候,她们就想换,后来就让她们换了,而且将后朗诵改为三人。”

每一个孩子话剧表演经验都为零,所以都拥有很强的可塑性,只要他们喜欢,这一种兴趣就能够成为大的动力,推动他们走向成功,后晚会话剧的成功表演也证明了邓康的选择是正确的。

《洪水,燃烧生命的感动》原本的结构模式是“话剧表演+合唱”,但为了能够让每个孩子都能上台演出,邓康他们对剧本模式进行了微调,将后的合唱改为“三人朗诵”。

尽管在后的朗诵没有麦,无法将声音完完全全传递到现场的每一个角落,但是传递除了那种感觉。

“这剧本后那段老奶奶的哭腔是感情的强烈部分,然后通过朗诵将剧本所表达的主题所体现出来。”

他强调道:“这剧本其实一共有两个要表达的,一个是爱,一个是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在采访过程当中,邓康数次说道:“他们都演得很好,特别是那个男生,他真的很有天赋。”

他表示,第一次看到他们彩排时就觉得很惊艳了,男孩儿的台词说得非常到位。

“演得和我学校一些学院话剧队的都有得一比。”对于亲手教导出来的孩子,他向来不吝夸奖。

“说真的,我上场都不一定能有那么好。”

其实,“红土情缘”社会实践队有很多名队员都问他为什么不上场,除了是因为角色有限,学生比较多之外,更重要的是因为——

“还有一点就是,要是我也出演,在排练时就看不到他们的缺点了,”他又补充道。

当初在队伍招人阶段,就想过需要多一名话剧队的人,因为有两个人比较好照应,一个人扮“白脸”,一个人扮“黑脸”,并且两个人一起教话剧会比一个人方便很多,毕竟没一个人都会有疏漏的时候。

只是很遗憾,邓康后当了“好人”,也当了“坏人”,

在采访过程当中,邓康还提到了一个细节:

话剧第一次排练的时候刚好遇上了下雨,他们把课室让给武术。原本他们是打算去饭堂练的,后来他觉得地方太小,就跟他们说:“你们在这坐着等我,不要乱跑,我去找场地给你们训练。”

后来找到场地回来的时候,他看到孩子们在那乱跑,在那玩,然后他有些生气地说道:“不是说好了在这坐着等我吗?怎么乱跑,还想不想演,不想演早点说。”后来带他们去美术室时临时有事走开了,他就叫他们上去等他,然后他忙完上去的时候,发现他们窗户都没开,我就问他们为什么没开窗户,他们说:“老师你没叫开。”

当时他就有些哭笑不得了,反省是不是因为自己先前的语气太严重了一些。

邓康说:“有时候对他们比较严肃,所以他们可能对我感情没那么深,过久一定可能就会把我忘了,我觉得,这是我做得比较对的一点。就像翠平师姐说的,不要和他们玩的太熟,不要和他们有太深的感情,毕竟,我们都是他们生命中的过客,将知识和正能量传播就好。”

尽管如此,他仍然希望孩子们不要忘了他教过他们的那些话剧的技巧,希望他们以后能够多上舞台,多去锻炼自己,希望他们在话剧这条路上有所建树。

“特别是那个男生,他真的很有天赋。”

好文学微信号:haowenxuewang!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舞台,是孩子们的_生活散文_好文学网

上一篇:《红楼》第陆遍:恋风骚情友入家塾,起狐疑顽 下一篇:记多少个老行业_生活随笔_好工学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