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间旧事魑魅魍魉卷: 学才干的传说
分类:故事大全

[俄罗斯]

[俄罗斯]

[乌克兰]

  从前,有一个老头和老太婆。他们有一个儿子。老头很穷,想叫儿子学点手艺。儿子学了本事,父母年轻的时候可以得到安慰,年老的时候,有人顶替干活,死的时候有人料理丧事。老头没有钱,儿子学什么都不成。他带着儿子从这个城市走到另一个城市,谁都不愿收他的儿子当学徒,他交不起学费。

  有个地方出现一个妖怪,干了不少坏事,他向每户人家要一个女孩,把她们一个个吃掉。

  从前,在某个村庄里,住着一个穷苦的农夫,他穷得老婆孩子们常常吃不上饭。他勤苦地工作,从早到晚地劳动着,但是,一切总是不顺利。他一点法子也没有,怎么也摆脱不了那种穷苦的生活。

  老头回到家里,老两口流着眼泪,闷闷不乐,叹自己命穷。他又带儿子进城去,在城里遇到一个人。那个人问他:“喂,老头,为什么不高兴?”

  祸殃轮到了公主的头上。妖怪抓住公主,把她拖进洞里,没有吃她,娶她做了老婆。

  “这是什么缘故呢?为什么我总是摆脱不了穷苦的生活呢?”

  “我带儿子来学手艺,谁都不愿免费教他,我又没有钱。我能高兴吗?”

  有一次,妖怪要飞到外面去,用木头堵住门,怕公主跑掉。公主从家里带来一条狗。她写了个纸条挂在狗脖子上,叫他送给爸爸妈妈。狗把信送走了,还带回了回信。

  穷人这样想。

  老头说。

  国王和皇后是这样写的:“你搞清楚,谁能制服妖怪。”

  其实,原因是这样的:在他茅屋里的炉灶底下,住着一群魔鬼,他们总是跟他捣乱。

  “那好,交给我吧。”

  公主细心服侍妖怪,试探问他怕谁,妖怪总是不肯说。有一次终于说漏了嘴,说有个地方的一个鞋匠能制服他。

  农夫得着一点什么,他们就完全给他破坏掉。他们总是千方百计地想法儿陷害他,给他带来灾害:把麦子烂掉,把牛折磨死,还把人家的猪引进农夫的菜园。

  那个人说。“只要三年,我能教会他各种各样的好手艺。三年后的今天这个时刻,你来领儿子。你记住不要过了时间,要准时来认儿子,把他领回去;过了时间,他就要扣留在我那里。”

  公主听说之后,写信告诉父亲派人去找鞋匠,要他来救自己。

  有一次过节,农夫弄来了一块牛油和一大块面包给孩子们吃。

  老头很高兴,没有问那个人住在哪里,要教儿子什么手艺。他把儿子交给那个人,就回家去了。他高高兴兴回到家,把事情告诉老伴。其实,那个人是个巫师。

  国王听到这个消息,找到了鞋匠,亲自求他消灭这个残忍的妖怪,救出公主。

  这个农夫是一个爱好音乐的人,他喜欢拉小提琴,并且拉得还好,听起来还不错!

  三年过去了,老头记不清是哪天交出儿子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儿子变成一只小鸟,提前一天飞回家,啪地一声落在墙脚的土台上。变成一个漂亮的小伙子飞进屋,向父亲鞠躬问好,告诉父亲第二天正好是三年,要去接他回来,还告诉父亲怎样认他。

  鞋匠手里拿着十二张皮子,正在揉搓。这时,他看见国王来了,吓得发抖,把皮子也弄破了。不管国王和王后如何劝说,鞋匠都不愿意去打妖怪。

  于是,在那天吃过午饭以后,他就取出小提琴,开始拉起来。

  “老板不是教我一个人,”

  国王和王后想出一个办法,召来五千个小孩,要他们哭着去求鞋匠,希望小孩的眼泪能感动鞋匠。

  当孩子们听到音乐的时候,大家都起立,把手叉在腰间,开始跳起舞来!

  儿子说,“还有十一个人,都是因为父母没有认出来,被老板长期扣留的。要是你认不出我,我就会成为第十二个被扣留的人。明天你来接我的时候,他会把我们变成十二只鸽子放出来,羽毛一样,尾巴一样,脑袋也一样。你注意看着,都飞得很高,我会飞得最高。老板问你认出儿子没有,你就指出飞得最高的鸽子是我。”

  小孩流着眼泪求鞋匠去打妖怪,看见小孩子哭泣,鞋匠很难过,便答应了国王和王后的请求。他拿出几百条麻绳,涂上焦油,把自己的身子缠住,防备妖怪咬他。他动身去打妖怪。

  孩子们跳着舞,父亲在旁边看着他们,心里非常高兴。咳!一瞧!怎么好象有些小东西跟他们一起在跳似的:那些小东西奇形怪状,身体很小,长长的手儿,细细的颈子,小脸又丑又凶恶。他们可多着呢,连数都数不清。

  儿子继续说:“在这之后,老板会放出十二匹马,毛色一模一样,马鬃一模一样,倒向同一个方向,你走过马身边的时候注意看着,我会跺一下右脚。老板问你认出儿子没有,你放心大胆指出是我。”

  鞋匠来到妖怪洞口,妖怪锁着门呆在里面,不出来。

  穷人猜想,这一定是些穷鬼。于是他就把小提琴放在一边,想去捉他们,可是这些小穷鬼立刻成群地向炉灶底下奔去。他们挤呀挤的,拚命向炉灶底下钻。

  儿子还说:“接着,老板会领来十二个小伙子,身材一模一样,头发一模一样,相貌一模一样,衣服也一模一样。你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注意观察,我右边脖子上有只小苍蝇。老板问你认出儿子没有,你就指出我是。”

  “你最好还是出来,不然我就砸烂你的窝!”

  这时穷人立刻想出了一个办法,要把自己从他们的危害中解脱出来。当小魔鬼正向炉灶底下钻的时候,他问他们说:“喂!你们在炉灶底下很挤,坐着不大舒服吧?”

  儿子说完,和父亲告别,走出家门。他在土台上拍了一下,变成鸟,飞到老板那里去了。

  鞋匠说完就动手砸门。

  但是,小魔鬼们回答说:“不,不坏!我们很好!舒服得很!我们到处可以安身!”

  早晨,老头起来,动身去要儿子。他见到了巫师。

  妖怪感到躲不过去,走了出来。

  穷人拿出自己的牛角烟盒,闻了闻鼻烟,说:“在这牛角盒子里可以安身吗?”

  “喂,老头。”

  鞋匠和妖怪打了起来。打来打去,不知打了多久,妖怪被打败了,向鞋匠求饶:“不要打死我,世界上没有比我们两个更厉害的人,我们把地球一分为二,你一半,我一半。”

  “可以安身。”

  巫师说:“我教会了你儿子很多手艺,但是你要是认不出他,他就要永远扣留在我这里。”

  “好,要划出一条界线。”

  小魔鬼们回答。

  巫师放出十二只白鸽,羽毛一模一样,尾巴一模一样,脑袋也一模一样。

  鞋匠打了一把几百斤的犁,套上妖怪,开始量地,犁出了一条很深的沟,一直犁到海边。

  “那么,试试吧,看你们怎么安身?”

  他说:“老头,认认你的儿子吧。”

  “好了,”

  说着,穷人就把那个开着盖的烟盒朝下面一放。

  鸽子都一个样,怎么认得出来!老头看着看着,见一只飞得最高。他指着那一只说:“那是我的儿子!”

  妖怪说,“现在我们分好了。””

  “呶,你们都在哪里?”

  “认出来了,认出来了。”

  “地是分好了,现在来分海,不然你要说有人占了你的海。”

  从烟盒里发出来的声音说:“现在,我们都在你这个盒子里了!”

  巫师说。

  妖怪走到海中间,鞋匠把他淹死在海里。那条沟现在还看得见,沟边高出地面好几尺,人们在附近犁地,从不动它。有人不知道它的来历,叫它做堤坝。

  “还有谁留在炉灶底下没有?”

  第二次,巫师放出十二匹马,都是一个样,鬃毛倒向同一个方向。老头围着马看了一阵。老板问他:“怎么样,老爷子,认出儿子了吗?”

  鞋匠做了好事,不要报酬,还去当他的鞋匠。

  “一个也没有了,全在你的盒子里!全在这里!”

  “还没有,请稍等一会。”

  佘威夷译

  穷人正希望这样。他马上把烟盒子紧紧地关上,然后走到那个多年不用了的磨坊里去,把烟盒塞在一个很重的磨盘底下。

  老头发现一匹马跺了一下右脚,他马上指着说:“这是我的儿子!”

  “请你们永远住在这儿吧,我不需要你们!”

  “认出来了,认出来了,老爷子。”

  放好以后,他就回家了。

  第三次,走出来十二个小伙子,身材一模一样,头发一模一样,声音一模一样,相貌一模一样,像是一个妈妈生的。

  从那一天起,穷人的生活就开始好起来。只要他想做什么,他都做得成,一切都很顺利。他变得富裕起来,孩子们不再挨饿了。他有很多牛和很多猪。

  老头把小伙子看了一遍,什么也没有发现,又看了一遍,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第三次看的时候,发现一个小伙子右边脖子上有只苍蝇。他说:“这是我的儿子!”

  人们看见他富了,都觉得非常奇怪。

  “认出来了,认出来了,老爷子!”

  就在这一个村子里,住着另外的一个农夫,他是一个财主,全村里再也没有人比他更富的了。他是一个极端嫉妒的人,真是世界上再也找不出象他那样嫉妒的人来!如果有人不贫穷,不奉承他,他就要大发脾气。

  老板没有办法,只好交出老头的儿子。父子俩回家去了。

  当他听到这个穷人摆脱了贫穷,变得和他一样富有的时候,他该是多么的恼恨,那就不用说了!

  他们走着走着,看见一个地主。

  财主猜了很久,想了很久,那个苦命的农夫究竟是怎样富裕起来的。但是,怎么猜也猜不着,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爸爸,”

  于是有一天,他就到这个农夫那儿去串门,用各种各样的花言巧语跟他聊天,想用这个法子打听出来他是怎样变得这么富裕的。

  儿子说,“我现在变成一条狗,地主要买我,你就卖给他,但是颈圈不要卖,不然我就回不来了。”

  “因为我勤劳地工作,所以我的生活就变得好了!”

  儿子说完,在地上击了一掌,立刻变成了狗。

  “呶,难道你从前就工作得少些吗?”

  地主见老头牵着一条狗,想买下来。他看上了狗,也看上了狗脖子上的颈圈。地主出一百块钱,老头要三百块钱。说来说去,地主用二百块钱买下了狗。

  “也不少,但是都给穷鬼破坏了:他们住在我的茅屋里,到处乱钻,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毁掉了。现在好了,我已经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了,我从他们的危害中解脱出来了!”

  老头要取下颈圈,地主坚决不答应,根本不听老头说。

  “你怎么弄明白的?怎么解脱的?”

  “我只卖狗,不卖颈圈。”

  “我把他们引进我的烟盒里紧紧地关上,再把这个装满了穷鬼的盒子,带到那个多年不用的磨坊里,把他们放在磨盘底下压着。”

  老头说。

  “原来是这么回事哟!”

  “胡说,”地主说,“谁买狗也就买了颈圈。”

  财主说,“呶,再见吧!我该回家了!”

  老头心里想,没有卖狗不卖颈圈的,只好连颈圈也卖了。

  告别后,他就走了。但是财主并不是回家去,他一直到那个多年不用的磨坊里去了。到了磨坊里,他找到了那块农夫塞着烟盒的磨盘。他把磨盘搬开,取出烟盒。把盖子打开来说:“喂!小魔鬼们,出来吧!到你们的主人那儿去吧!他可想念你们呢!”

  地主接过狗,把它放到马车上。老头拿上钱回家去了。

  财主心里想,小魔鬼们就会这样跑到农夫那儿去的。

  地主走着走着,看到对面突然跑来一只兔子。他心里想,把狗放去追兔子,看看狗的腿力怎么样。

  但是,小魔鬼吱吱的叫着,“啊,不!我们不上他那儿去!我们怕!如果他再想出一个什么诡计来,恐怕我们就完蛋了,在世界上就活不成了!......

  他刚放出狗,兔子向一个方向跑了。狗朝另一个方向跑进了树林里。地主等了很久,不见狗回来,只好空着手走了。

  你救了我们,你把我们放出来了,我们要到你家里去,你是好人!”

  狗变成一个漂亮的小伙子。

  “嘿!这成什么话!”

  老头边走边想,回去怎么见老伴,对她怎么说。儿子哪去了,这时儿子追上了父亲。

  财主叫起来,“我要你们干吗,不要!不要!我不能带你们到我家里去!快给我滚开!”

  “唉呀,爸爸,”儿子说:“你怎么把颈圈也卖了,如果不是遇上兔子,我就回不来了,白白送给了人家!”

  滚开?所有的小魔鬼一下子都跑到这个嫉妒的财主跟前,把他团团围住,钩住他的衣服,使他脱不了身!他想摔脱他们,但怎么摔也摔不掉。没法脱身了,他只好带着这些小魔鬼回家去了。

  父子俩回到家里,生活还过得去。过了一些日子,一个星期天,儿子对父亲说:“爸爸,我变成一只鸟,你拿到集市上去卖,但是不要卖笼子,不然我就回不来了。”

  到了家里,小魔鬼们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四散跑开,到处乱钻,钻到哪里是哪里,找也找不到了!

  儿子在地上击了一掌,变成了鸟。父亲把他装进笼子,拿去卖。很多人看上了鸟,围住老头讨价还价,要买他的鸟。

  从那时候起,小魔鬼们就在财主那儿住下来。他开始倒霉了:大黄牛死,母牛也死了;马给偷走了,猪羊丢了,田里的庄稼也不长了。后来房子起火了,院子也给烧了。这个嫉妒成性的财主,就变成了乞丐。

  巫师也来了,马上认出了老头,知道笼子里的鸟是老头的儿子变的。有人出了很高的价钱,他出的价钱更高。老头把鸟卖给了他,但是笼子没有卖,巫师费尽心机,磨破了嘴皮,老头还是不卖笼子。

  方晓译

  巫师接过鸟,用布包起来拿回家。

  “喂,女儿,”巫师回到家里说,“我把骗子买回来了。”

  “在哪儿?”

  巫师打开布,鸟早飞走了。

  又是一个星期天,儿子对父亲说:“爸爸,这次我变成马,你记住,只卖马,不要卖笼头,不然我就回不来了。”

  儿子在地上击了一掌,变成一匹马。老头牵着马到市场去卖。马贩子围住老头讨价还价,出的价钱一个比一个高,巫师出的价钱最高。

  老头把儿子卖给了他,但是笼头不卖。

  “我怎么牵回去?”

  巫师说:“能牵到家也行,到时我换上自己的笼头,你的我用不着。”

  马贩子也来帮腔,说事情不能这么办,卖马就要卖笼头。老头说不过他们,把笼头也卖了。

  巫师把马牵进院子,关到马厩里,结结实实绑到吊环上。他把马的脑袋吊得老高老高,使马的前腿够不着地,只能用后腿站着。

  “喂,女儿,”巫师说,“我总算把骗子又买回来了。”

  “在哪儿?”

  “关在马厩里。”

  女儿跑去看,见小伙子怪可怜的,想把缰绳放松一些,就在这时,马挣脱缰绳跑了。

  女儿跑去告诉父亲:“爸爸,原谅我做了错事,马跑掉了!”

  巫师在地上拍了一下,变成一只狼去追赶,眼看就要追上了。马跑到河边,变成刺猬跳进河里。狼变成狗鱼追上去。

  刺猬在水里游,游到木筏旁边。一群姑娘在洗衣服,他变成金戒指,滚到姑娘面前。

  姑娘拾起戒指,藏起来。巫师变成原来的人。

  “还给我,”他对姑娘说,“把金戒指还给我。”

  “拿去呗,”姑娘说,把戒指扔到地上。

  戒指落到地上,变成麦粒。巫师变成公鸡扑上去啄麦子。

  一颗麦粒变成一只鹰,巫师倒霉了,被鹰啄死了。

  故事讲完了,我的嘴也干了。

  佘戚夷译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故事大全,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民间旧事魑魅魍魉卷: 学才干的传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